荆州五旬音乐人天生多情种 背负太多情债难偿还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江汉商报 时间:2014-08-23 11:44

  讲述:闵辉(化名)

  性别:男

  年龄:52岁

  职业:自由职业者

  俞飞鸿主演的电影《爱有来生》里,有段话是这样说的:“今生今世,我们所走的路都错了,时间不对,地点不对。来生我们再会,来生,我会等你!”这段话最触动我的心弦,我不是一个好男人,这一生,我做错过许多事,愧对过许多人,如今我身在美国,过上了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可是我不快乐,因为我背负了太多的情债,那些疼过我、爱过我、为我流过泪的女人们,从此错过、遥不可及,我只能在大洋彼岸,对她们说一声:“对不起!”如果有来生,我会好好地爱她们、疼她们,弥补我今生的罪过!

  放爱一条生路

  我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从小就热爱音乐,会弹电子琴、会吹萨克斯、会拉二胡,我还爱好文学,喜欢古典诗词,喜欢写点文章。在别人眼里,我算是一个风流倜傥的才子,我的梦想就是考取上海音乐学院,在音乐殿堂自由翱翔。可是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由于种种原因,我没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为了延续自己的音乐梦,我在荆州开了一个音乐培训班,专门教学生吹奏萨克斯。我的第一任妻子就是我的学生,她叫胡蝶(化名),比我小一岁,长得很漂亮,也很有才气。起初胡蝶很崇拜我,对我主动示好,可是她父母不同意,认为我不务正业,无法给胡蝶安稳的生活,我们的恋情一度受阻。后来胡蝶冲破种种阻力,和我结婚了。

  婚后,我们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生活,胡蝶是个很浪漫的女人,讲究生活情趣,喜欢听甜言蜜语,希望我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起初我也尽量顺着她,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满足她的一切需求,可是婚姻的新鲜期一过,我就懈怠了。就像李敖说胡茵梦一样,再美的女人也有不堪的一面,胡蝶在外人面前收拾得光鲜亮丽,一到家里,她就不修边幅,卸了妆的她跟普通女人没什么两样,渐渐地,我对她产生了审美疲劳,对她没以前上心了。

  由于我对她的疏忽,胡蝶对我颇多怨言,她经常为了一些琐事和我发生争吵,吵着吵着,我们的感情有了裂痕。

  后来胡蝶认识了一个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的才子,那个才子对她呵护备至,承诺和她结婚。对我失望之极的胡蝶向我提出了离婚,我想既然她心已不在我这里,我又何苦强留她呢?还不如成全她,放爱一条生路,于是同意离婚。胡蝶和我离婚后,马上就和那男的结婚了。不久,她随丈夫去了美国。

  铁打的“单身营盘”

  离婚后的我身边其实并不缺少女人。我这人天性风流,不愿在一棵树上吊死,所以只恋爱不结婚成了我的交友原则。年轻的时候,我周旋在众多女人之间,就像一只蜜蜂,整日流连于花丛,我和她们谈情说爱,却从不许下婚姻的承诺,于是身边的女人们来了,伤了心,又走了,我成了铁打的“单身营盘”。2002年春天,胡蝶和她丈夫从美国回来探亲,

  在朋友圈中得知我依然单身一人,对我心怀愧疚的她主动约我见面,我只身赴约。在一家咖啡厅,我们这对只有3年婚史的前夫妻见面了,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好像酸甜苦辣都有。总的来说,我的内心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伤感。

  胡蝶依然漂亮,保养得很好,皮肤吹弹可破,一点都不像年近四旬的人,看得出她在美国过得很好。她告诉我,她和丈夫琴瑟和鸣,生活很幸福,他们有三个孩子,都是美国公民。见我孑然一身,她有点心疼,问我为什么不找个女人成家?我淡淡一笑:“我还是喜欢单身,不想被婚姻束缚。”胡蝶似乎很愧疚,我们分别的时候,她特意拿出2万美金,说给我创业,弥补当年对我的伤害。强烈的自尊心让我果断拒绝了她,我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怎么可能要一个女人的钱!胡蝶叹叹气,抹着眼泪走了。

  胡蝶在荆州只有半个月的假期,在回美国之前,她和丈夫一起宴请了我,说和我虽然不再有夫妻的缘分,但还可以当朋友、当亲人。为了表现我的大度,我欣然赴约。结果我和她丈夫聊得很投机。她丈夫的确是个有才的人,很儒雅很有涵养。而我这些年也一直在教学生乐器,对音乐有着独到的见解,我们很有共同语言,可以说一见如故,完全不像情敌。

  胡蝶和丈夫回美国后,和我一直保持联系,我们就像亲友一样,没有任何芥蒂。

  前妻帮我办绿卡

  2006年,我身边出现了一个年龄比我大3岁的女人,她是某学校的音乐教师,长相秀丽,气质优雅。和我交往期间,她从不逼我结婚,而且她对我关心体贴,就像温润的水一样,容得下我的任何缺点。我在她身边,享受到了母亲一样的温情。在女人堆里沉浮这么多年,她是唯一一个让我感觉温暖而踏实的女人。她就是米澜(化名)。

  米澜的丈夫因病去世,心气挺高的她一直单身。遇到我之后,她对我很是迷恋,死心塌地和我在一起。

  我和她同居了。虽然同居期间,我依然还有其他玩伴,但无论多晚,我都会回到我和她共同的“家”,就像迷途知返的孩子,而米澜对我的花心总是睁只眼闭只眼,即便知道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也从来不说,她就是这样宽容。

  2009年,米澜远在广州的女儿喜得千金,米澜荣升外婆。为了贺喜,我和米澜专程去了一趟广州,看望女儿女婿和外孙,女儿女婿思想都很前卫,对我以礼相待,很是尊敬。

  我和胡蝶一家依然保持着联系。

  2010年,我写了一篇音乐方面的论文,发给胡蝶的丈夫后,他对我的论文大加赞赏。在他的力荐下,我的论文在美国一家杂志发表,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胡蝶来电问我愿不愿意去美国工作,我当然是求之不得,谁不想出国开开眼界呢?胡蝶答应帮我在美国找份职业,为我办一张绿卡,胡蝶丈夫在美国有相当的人脉,这事对他来说难度不大。

  背负情债难偿还

  按照要求,我填了很多表格和资料,手续之复杂我就不说了。在等待办绿卡期间,我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狂热的追求者,她叫莉娜(化名),年龄比我小6岁,是一位舞蹈教师,身材苗条的她气质出众,也不知我哪里吸引了她,她对我一见钟情,而我又是天生的多情种,对这种送上门的漂亮女人从来就不会拒绝。

  莉娜是个热情似火的女人,她让我体验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激情。我原以为自己阅人无数,再也不会爱了,可是美丽的莉娜重新点燃了我青春的火焰,我愿意和她一起犯傻,在楼顶上看一夜的星星;也愿意和她带着帐篷,去野外露营听小虫啾啾,莉娜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女人,生活中她有很多奇思妙想,几乎是花样百出。有一次,我们在红星路宵夜,她突然对我说,我们开车去荆门吧,荆门有个漳河水库,那里有个人造沙滩,听说很不错,我们到那儿露营如何?我想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和她一起开车去荆门,一路她开心地和我叽叽喳喳,就像一个怀春的少女,我也觉得很新鲜很刺激,时光仿佛倒流到几十年前,我们就像两个背着大人去偷情的少年。

  米澜一如既往地爱着我,同居几年,她已经习惯了我的一切,甚至包括我的夜不归宿,我不知道她究竟知不知道莉娜的存在,我只知道无论多晚回“家”,她的那盏灯总是为我亮着。

  张爱玲说过,每个男人的一生,都会遇到两朵玫瑰,一朵白玫瑰,一朵红玫瑰,我感觉米澜就像白玫瑰,清新脱俗,安静典雅;而莉娜就是红玫瑰,高贵艳丽,热情似火。她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我无法舍弃谁,可是游走在这两个女人之间,不停说谎,不停圆谎,我也觉得身心疲惫。原来爱太多、选择太多,也会是负担、是包袱。

  我有了逃离的冲动。

  2003年5月,我如愿拿到了美国绿卡,没有跟米澜和莉娜打招呼,我匆匆来到美国。就像小偷一样,偷偷逃离了这两个深爱我的女人。在胡蝶老公的帮助下,我在美国一家教会任职,经常接受心灵的洗礼,我觉得无比愧疚,听说我离开后,米澜整日以泪洗面,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骗;而莉娜无比抓狂,扬言杀了我都不解恨。我不敢联系她们,因为无颜面对。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睡不着,今生我欠下的情债太多,伤害的女人太多,我只能默默忏悔,为她们祈祷、祝福,但愿她们走出伤痛,迎接新的感情生活。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好好爱她们、疼她们,弥补我今生的罪过!(文/记者伍美菱)


0
编辑: 柯亚琴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

id=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