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没有实体的工作室 成功改造百名“问题少年”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荆州新闻网 时间:2016-08-24 15:51

  荆州新闻网消息(特约记者徐石泉)一个成绩优异的高中生,在高考前迷恋上了网络游戏,成绩一落千丈;一个偷拿成瘾的少年,面对同学和父母询问总是掩耳盗铃一般佯装不知。早恋、离家出走、吸毒、网瘾、偷盗……它们犹如细菌病毒一样喜欢侵袭正处于青春期缺乏抵抗力的孩子们,而受到感染的未成年人无疑就成为了大人们眼中的“问题少年”。

  悬崖勒马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迟。如何给予正确引导,让这些孩子回归正途?早在十几年前,荆州市荆州区公安分局西城派出所教导员刘建平就成立了“问题少年”工作室,用“爱”撬开这些孩子的内心大门,帮助了百名青少年改变了不良习性。

  约法两章,合肥少年来荆州“改造”

  “喂,刘警官,你能帮我教育一下孩子吗?我实在拿他没有办法了。”8月13日,一位安徽合肥的家长通过电话联系上刘建平。

  电话那头,家长的语气满是急切和无奈。

  询问了基本情况后,刘建平一口答应下来,但必须做到两点——第一,期间有任何问题都要通过他来与孩子进行沟通,父母不要插手;第二,自己不会收取教育孩子的任何费用,并且,孩子到派出所的所有食宿都由刘自己负责,家长不许管。

  这是刘建平与家长之间的“约法两章”,也是他答应教育问题孩子的前提。

  像这样来找刘建平的家长不止一个,每个来找他寻求帮助的,他都尽全力、无偿的去帮助,孩子们也都亲切地叫他“刘伯伯”。

  谈起刘建平,可能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他曾无偿资助过数百名贫困孩子,荣获“荆州好人”称号。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刘建平开始关注一些误入歧途的孩子,并倾注精力去教育和引导他们走上正道。

  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十几年来,这间没有实体的“问题少年”工作室,却帮助了百名青少年改变了不良习性。

  刘建平说,教育孩子不仅需要经验,还需要爱心、耐心和细心,需要蹲下身去,平视孩子,真诚的与孩子进行沟通。

  在刘建平以自己名字命名开设的博客上,记者看到专门设有“问题少年工作室”一栏,写有他对“问题少年”以心理疏导为主,多策并举、多管齐下的工作经验。变“推一把”为“拉一把”,变刚性管制为柔性管理,力求改变其不良习惯,挖掘其内在潜能,让其学会学习、学会生活、学会做人,树立正确学习观人生观,价值观。

  跟班跟学,网瘾少年派出所“实习”

  高中生小徐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学习成绩很好,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高二升高三那一年,小徐迷恋上了网络游戏,并且很快成为了游戏里面的小头目。由于他经常泡网吧,与人谈论的也是一些“买装备”术语,学习成绩自然是一落千丈,小徐的爸爸妈妈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该怎么帮孩子呢?有人建议他们将孩子送到刘建平那里去待几天,说刘警官或许有办法。

  针对小徐的情况,刘建平开出的处方就是四个字——“跟班跟学”,用工作时间来约束他打游戏的时间。刘建平让小徐待在派出所里或警务室里实习,协助民警做一些数据统计整理之类的工作。每天规定上午8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不准迟到,不准早退,以减少他对网络的依赖。

  小徐天生聪慧,一些数据录入工作上手也快,“本来需要两个成年人才能完成的数据整理校对工作,他一个人就能按时完成,从不拖沓。”刘建平谈到小徐的工作表现是赞不绝口。

  除了用时间来约束小徐外,刘建平还会用一些榜样例子来教育感化他。刘建平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小徐本身也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只是突然迷恋上了网游,只要给他们多讲讲一些身边实实在在的好人好事,小徐立马就能明白过来,一点就透。

  实习了四个月后,小徐改变了很多,不仅戒掉了网瘾,也变得更加孝顺了,现在已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人民解放军。

  对症下药,治好爱偷拿的“富二代”

  朱先生从事餐饮行业,每天忙于工作应酬。在朋友面前,朱先生谈起美食和生意来总是滔滔不绝,但是谈到自己的孩子却是难以启齿。

  原来,朱先生的孩子小朱性格内向,喜欢偷拿东西,“他不仅卖家里的物品,还偷父母的钱”,刘建平说,从第一次的5元、10元、20元开始,慢慢到后来的千元,小朱越偷越“大胆”。

  都说“从小偷针,长大偷金”,小朱才上初中,孩子“小偷小摸”的行为不加以改正,以后很容易演变为盗窃犯罪。

  朱先生主动找到刘建平,希望他能帮自己孩子一把。了解到情况后,刘建平认为,小朱养成这种行为习惯一定是有原因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要“找准病因”,各个击破。

  为了建立小朱对他的信任感,刘建平蹲下身去用朋友的平等的身份与他聊天、谈心。“刘伯伯年纪大,新东西都不会,连打字都不会打”、“这个你教教我”等等之类用各种方法与小朱套近乎。

  信任感建立起来之后,刘建平随口问小朱:“你偷拿别人的钱,是不是有人在勒索你?”看似漫不经心关切的询问,其实大有奥妙,在刘建平营造的轻松的谈话氛围中,小朱终于吐露:“偷钱是因为想买课外杂志。”

  小朱告诉他,有一次他看到同学买关于武侠、游戏之类课外书籍,他也非常想要拥有,当他直接去找妈妈要钱时,不仅遭到了拒绝,反而遭受了一顿臭骂。从那时开始,他决定要自己“弄钱”,以满足自己的欲望。就是在这种攀比心理的驱使下,小朱养成了偷拿的恶习。

  对于小朱的习惯,刘建平没有指责,而是利用派出所的便利,让小朱接触到一些反面案例,让他每周在学校正常上课,周末来到他的办公室向其汇报一个星期的学习成果。不仅如此,他还让朱某定期向他交上一份“保证书”,汇报自己的改变。

  经过润物细无声的引导,小朱改掉了偷拿的习惯,性格也慢慢开朗起来。

  即将退休,把心得整理成册“传承”

  从一名普通的社区民警到派出所的教导员,刘建平始终倾情关注着辖区孩子们的健康成长,每年他都会去江陵中学、郢都中学等学校讲课,宣传法律知识,让学生们知道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增强法律意识和自我安全防范意识。

  从帮助生活困难的孩子到帮助“问题少年”,十多年来,刘建平不计报酬、不求回报。他深刻认识到引导教育要趁早,“孩子社会化越多,染上恶习越多,就越难回头”。在没有专门的教育场所,在没有专业的教育团队的情况下,他只能采取“一对一”的教育方式,在每个孩子身上会花的时间很长,刘建平只能尽自己的力量去尽可能地帮助这些孩子。

  对于“问题少年”的理解,刘建平认为,除了孩子本身,家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孩子出现了问题其实也是作为家长的失职。”刘建平说,他其实一直想开一个专门针对家长的教育讲座,讲一下作为一个年轻的父母,对于孩子有哪些责任,怎样来做一个合格的启蒙老师。

  但当刘建平说出这个想法时,深深的叹了口气,他说自己即将退休,现在开始担忧退休后,这些孩子该怎么办,担心如何将这个工作”传承“下去。他想把自己教育孩子的方法心得整理成材料,方便“继承者”们学习。

  【记者对话】

  记者:就您的经验来说,什么阶段的孩子最容易“走歪路”?

  刘建平:我接手的大部分是初中和高中的学生。其中,初中阶段的孩子最容易误入歧途,特别是初二、初三的孩子是最容易出现这些问题的。

  记者:什么样家庭的孩子最易出问题?

  刘建平:从我接手教育的情况来看,在那些大人们整天忙着做生意、没时间陪伴孩子的、夫妻关系不和睦的家庭中的孩子最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记者:网瘾、早恋、盗窃、离家出走……针对各式各样的问题您会采取什么方式来教育?

  刘建平:不同的问题要采取不同的方法,只有对症下药才能解决问题。主要是让孩子跟着我,跟班工作、跟班学习;以榜样的力量来感化;或者利用派出所能接触各类人群的优势,用一些反面案例对比来让孩子们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0
编辑: 苏园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