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骄傲》之孔依平:一湾海峡浅 书画墨香浓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荆州电视台 时间:2017-06-19 08:33

  荆州新闻网消息: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里,有一幅轻快欢悦的画面:“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舟随水流,水催舟动,归去途中,含笑飘舟。历代文人墨客,总有一份出世的情怀,总是爱寄情山水,总是爱归隐田园。而就在我们身边,也有一位“性本爱丘山”的艺术家,他出生于宜都,成长在台湾,定居在荆州,先生将荆州的居所取名“小隐轩”。今年五月,我们在“小隐轩”,拜访到了从台湾归来的孔依平先生。

  五月的雨后空气清新,雨声伴随着书香与墨香,潜入这间雅致的书房,82岁的孔依平先生端坐书桌前,沉静于这一方天地之中,自然而平和。一年中的春天与秋天,孔老和太太都会在荆州度过。

  清静的日子、淳朴的交往,这是孔老喜欢荆州的理由。孔老说荆州的书房适宜写字,所以书法作品的落款常见“孔依平于荆州小隐轩”,而画作则多在台北居所完成。不过,有两幅山水图被他留在了荆州。画卷徐徐展开,风景尽收眼底:山外青山,连绵不绝,绿水相连,奔流不止。青山无尽,绿水长流,令人眼界开阔。传统山水画,是众多艺术形式中,孔老最为钟情的一种。

  自1986年出版《孔依平书画》起,陆续出版《孔依平书法选》、《根与叶》、《镕古铸今》、《台湾风光书画专辑》等个人画册。作品被中国台湾省立博物馆、韩国刚庵美术馆、美国亚特兰大佛本克历史博物馆等国内外四十多所博物馆收藏。近三十年来,孔依平每年都有多次书画展出,展览地点遍及国内外。然而,人生中的第一次个人画展,却是无法磨灭的记忆。

  1986年,中国台湾省立博物馆,在这个台湾省建立最早的博物馆里,孔依平展出了近70幅书画作品,他的作品也第一次被藏家收藏。时隔23年,74岁的孔老在中国台北历史博物馆,再度举办个人画展。这一次,孔老只选择了20幅经典画作参展。

  孔老讲述着自己的艺术历程,风趣幽默,自然平实。难怪画界认为,孔老的画作最深层的美学意蕴也在于“自然”。然而,达到自然的境界很难。《江南》这幅作品,背景的大山突兀高耸,前景是几棵寒树,铁骨铮铮。满地枯黄的冬草,更渲染了环境的严酷。形象的美感是雄、奇、刚、峻,但整个境界却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平淡之心。作者正是以自然笔法抒写雄峻之境。

  意蕴深沉,最耐人寻味的是《山之精华》,那盘根错节,劲挺律动的树根就像沧海虬龙,主体凸现的是生命的韵律。那种自然的伟力,没有人工雕饰的痕迹,天然呈现出独特的伟岸。

  早年间,孔依平极少涉猎大画,台湾造纸厂很少,大纸一般不容易买到,想画大画只能将最大的纸拼接起来。这些年来大纸好买了,孔老才开始专攻大画。孔老崇尚多读书多动笔便可师法自然,尽管年过八十,他依然潜心创作。

  传统山水画,伴随中国人几千年,而美的源泉就在自然山水中,山川日月,是艺术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源泉。而山水的创作动力,归结于大自然的启迪与灵感。因此,孔依平多年来跋山涉水去写生,不断的探本溯源。

  遨游在人境,总想撷取一些记忆。2011年,76岁的孔老上了太行山,随写随画,每到一处白天写生,晚上整理,虽身体劳累却心情舒畅。20天的素材采集,最终形成了了近十幅太行山组画。孔老认为,写生是一种审美的积淀,画家在写生中对一树、一谷、一山、一水的描绘,所获得的快意是不会低于前人的。

  孔老之画,画中有诗,诗中有境界。独特之处不仅是立意成像,而且技巧上也是独特的,无论是勾、勒、皴、擦、点、染,还是总体布局,都非常个性化,充满着自然的创造特征。而他的书法作品也别具一格,孔老话题打开后,还分享了参加笔会遇到的趣事。

  和孔老聊天,你会觉得这个老人天真又明朗,于诚挚中,自有种高远。在尝尽世间悲欢离合,知晓岁月沧桑之后的天真和纯净,就像蚌壳里的珍珠,有了自己的光彩和硬度,更加可喜可爱了。孔老出生在湖北宜宾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从小并没有立志成为一个艺术家。走上艺术这条路,是当时对生存的妥协,是独自在海峡那头的少年,一份安身立命的保障。

  15岁,还是乳臭未干的少年,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青春也是茫然不安的,当时的孔依平对未来毫无打算,只有赶紧离开家乡去远方的冲动。

  谁料这一去,云水渺茫,道路阻且长。孔依平流浪到了台湾,从此以后,再也不能想起故乡就拔脚而行,那一道海峡,成为了不可逾越的天堑。在最初的慌乱失措之后,举目无亲的他必须在动乱中找生活,找方向,找未来。自幼受父亲“耕读传家”的家训教诲,读书成了孔依平唯一的追求。高中的升学考试,他一举考上了一所名校,也同时考上了师范学校艺术科。

  因为没钱付学费,只好选择了不用交钱又保证就业的师范学校,从此与美术结缘,展开了60多年的创作生涯。如今蓦然回首,孔老十分欣慰当年的选择,他一生无悔。

  从1953年到1983年,从20岁到50岁,孔依平先后就读于台北师范学院艺术科和国立台湾艺术大学。从一个师范生、大学生,到美术教师。从人子、到人夫、人父。生活艰难而幸福,学习辛苦却快乐。

  书画上的磨炼,总是在夜深人静,或是透明破晓时,悄悄进行。并跟随多位名师,持续创作以勤补拙,未有一日中断。这三十年的基础,对孔依平日后创作上的从容自在,有决定性的影响。

  日夜思归切,不忍读家书。尽管人生按部就班,艺术小有成就,孔依平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海峡这头的双亲,特别是中年之后,更觉人生仓促,生怕父母等不了了。那时的孔依平充满了时不我待的焦虑,以及思亲不见亲的悲怆。

  亲人有多远,牵挂就有多深。当时台湾并没有开放探亲,回家的愿望又是那么急切和难以抑制。1983年的春节,孔依平终于踏上了回乡之路。

  经过一个星期的辗转,终于到达了魂牵梦绕的故乡。睽违故土三十五年,“儿童相见不相识”的场景真实上演了。

  35年沉沉吟吟,念念不忘的双亲,终于成为触手可及的温暖。半生海峡相隔,归来华发苍颜。这一刻,白发对视,悲喜交集,紧紧拥抱着久违的亲人,极力克制着汹涌的情感。

  年来苦乐,无处可诉,久别重逢,情难自禁。多么庆幸,子欲养而亲还在。1986年,孔依平出版了第一版书画集,并将其献给了多年未奉养的父母亲。行孝要尽早,孔依平尽力弥补,而当年与他同去台湾的一位同乡,就没这么幸运了。

  1987年,两岸终于打破了长达38年的冰封期,开放探亲。此后,孔依平长年致力于推动两岸艺术文化交流活动,多次带领大陆书画团体赴台展览座谈,或安排中国台湾的书画家参访大陆及展出,为两岸艺术的交流贡献良多。从民间到官方,连接大陆与台湾的那一湾海峡,也正变得越来越窄。

  凡是忠实于生活感受的山水画家,总是以深情的慧眼面对世事,面对山川,并将自己的所见所知所想,镕铸成诗意盎然的胸中丘壑,从而诉诸笔墨。纵情山水,随玩随写,永远新奇,永远不厌倦。经历60多年的洗练,孔老的技巧与心态都达到了一种境界,随心所欲,自在挥洒,自得其乐。道法自然,这也许是最好的状态。我们祝福孔老漫游艺海,丹青不老。


0
编辑: 农雅昌
 

更多>>华推荐

  • 刘亦菲养40多只猫场面壮观近日刘亦菲晒出家里后院,首次曝光后院,看到的人都惊呆了,后院全部是收养的猫猫,空地上有三四十只流浪猫......
  • 全球首列虚拟轨道列车株洲亮相由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车株洲所”)研制的全球首列虚拟轨道列车(以下简称“智轨”)2......
  • 大一学生盗卖200万个QQ号日前,陕西西安警方破获了一起涉嫌盗卖QQ号的网络犯罪案件,涉案人员遍布全国多地。此案的破获也迁出了一系......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