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骄傲》之“砥柱中流”第三集:驰骋关中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新闻 正文 来源: 荆州电视台 时间:2017-08-08 10:48

  荆州新闻网消息:陕西省黄龙县以北56公里处,有个叫瓦子街的小镇,小镇因解放时期一场战役而闻名。这场战役改变了西北战场格局,打开了陕北的南大门。然而,西北野战军5287名指战员在战役中壮烈牺牲。英烈长眠于瓦子街战役烈士陵园的青山翠柏间,长眠于这块战斗过的土地上。5287名烈士,留下名字者寥寥,无名英烈中,或许就有荆州子弟。因为,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一纵队司令员贺炳炎、第三五八旅旅长黄新廷、独立第一旅旅长王尚荣、二纵队独立第四旅旅长顿星云、政委杨秀山,这五位荆州战将就是这场宜瓦战役的主力军。从土地革命时期参军,他们与家乡子弟一起,从洪湖苏区出发,转战南北,又走向了陕北战场。

  1947年7月21日至23日,中共中央扩大会议在陕北靖边县小河村召开,会议决定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实施战略进攻。1948年的元旦和春节,是让人难以忘怀的。元旦前,贺炳炎、黄新廷、王尚荣、顿星云、杨秀山在陕西米脂县杨家沟参加了西北野战军召开的首届前委扩大会。毛泽东、周恩来等在陕北的中央领导都来了,毛泽东肯定了西北战场的胜利和解放西北的作战方针。

  此时的国内革命形势也正悄然变化,人民解放军正式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中原野战军主力,与华东野战军外线兵团会师中原,纵横驰骋于江淮河汉之间,大量歼灭敌人,打乱了蒋介石的战略部署。此时,经过了不断被西北野战军分割围歼、又不得不分兵堵截的胡宗南集团,战斗力已大为削弱,陕北地区的28个旅只剩下17个旅。胡宗南不得不重新调整部署,将兵力分别部署于延安、洛川、宜川三地,依城固守,分区防御,企图阻止我军南进。

  宜川东依黄河,西连洛川,是陕东战略要地,被胡宗南视为关中屏障,在这里设有兵站,由两个团防守,兵力较为薄弱。如果我军攻打宜川,洛川的刘戡部必定会增援解围,这就容易实现彭德怀提出的“打宜川、调洛川”的构想。此时的西北野战军司令部,甚至已经预估了刘戡前来增援的三条路线。

  彭德怀为什么能够算准胡宗南会走瓦子街呢?从胡宗南占领延安那天起,已经和这位“西北王”在陕北周旋了整整一年的彭德怀,真的是太熟悉这位性情古怪、又喜欢出风头的对手了。他判断,一向以名将自居的胡宗南,一定觉得舍大路走小路的方案太幼稚、太没有大将风度了。在胡宗南看来,越是公认的捷径就越是安全的,因为他觉得没人想到自己会冒着被猜中行军路线的风险,去选择一条众人皆知的路线,而他恰恰就选择这条最容易被猜中的道路。在他看来,这样的战术思维才叫高明。

  1948年2月17日,西北野战军在佛古原再次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进一步研究战役部署,区分作战任务。贺炳炎、黄新廷、王尚荣、顿星云、杨秀山参加会议,并准备作战。

  攻城与打援的战略部署已经拟定,根据援敌的三条路线拟定了三条作战方案,西北野战军布下了全歼刘戡的天罗地网,一场令人期盼和激动的大战即将展开。2月20日,彭德怀发出了宜川战役进字第一号令,宜川战役正式打响。2月22日,按照战役部署,两支纵队向宜川方向攻击前进。与此同时,1纵司令员贺炳炎也率部进至瓦子街以北指定地域集结。2纵司令员兼政委王震率独四旅旅长黄新廷、政委杨秀山,于23日强渡黄河,击溃守敌,向宜川西南圪台街地区开进。2月27日,我军已突破敌军的外围防御,先后占领了敌军防御的要点---老虎山、虎头山、万灵山、七郎山等阵地,将敌人全部压向城内,此时,宜川守敌是急呼求救。

  宜川被围攻后,守敌十万火急的求救电报一封接一封发给胡宗南。在这样的情况下,胡宗南立马命令刘戡率8个团的兵力,从洛川出发,沿洛宜公路,经瓦子街轻装驰援到宜川。

  胡宗南让刘戡所走的这条路,正是彭德怀预测的经瓦子街增援的第一条路。彭德怀获取此绝密情报后,在瓦子街以东洛宜公路两侧高地,集中了贺炳炎率领的9个旅,设伏打援。刘戡本来就对胡宗南给他划定的增援路线心存疑虑,他料到彭德怀会“围城打援”,因此行军速度非常缓慢,走走停停,四处观望,唯恐中了埋伏。

  2月28日,天气骤变,风雪大作,临近中午,刘戡的部队到达瓦子街。瓦子街距离宜川还有25公里,公路两侧是两道山脉,两山之间有一条长达15公里的峡谷,是打伏击的理想地形。由贺炳炎率领的第一纵队也尾随其后,以截敌人后路。这个时候,敌军行进较为困难,于是,刘戡下令就地宿营,次日继续东进。入夜,天降大雪,西北野战军各纵队顶风冒雪,隐蔽接敌,开始扎紧口袋阵。

  胡宗南深知宜川战略地位的重要性,不敢丢掉宜川。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丢城失地,屡屡战败,所以此次急于解宜川之围,只想到走捷径早日解围。29日拂晓,埋伏在瓦子街地区的打援部队从四面八方向敌军发起猛攻,与敌军展开了殊死搏斗,刘戡决定分路突围,但各纵队已经封住所有道路。经过整日激战,各纵队将敌压缩于纵横不到7.5公里的狭小地区内。当夜大雪未停,敌已四面楚歌。

  3月1日拂晓,彭德怀下达总攻令。一纵贺炳炎、黄新庭、王尚荣率部由西向东,二纵王震、顿星云、杨秀山率部由南向北,四纵由北向南,六纵由东南向西北,三纵由东北向西南,以排山倒海之势,从四面八方冲入敌阵,对敌展开围歼,枪炮声、军号声、喊杀声震天动地,战斗十分激烈。

  由黄新廷率领的358旅714团,正处在敌拼死突围地段。全团指战员与敌展开激战,连续打垮敌人反扑,使敌不能前进一步。后被誉为“硬骨头六连”的该团2营6连,打得更为顽强,全连仅剩下13位勇士,仍然顽强坚守阵地。战斗中,班长刘四虎冲锋在前,只身同十几名敌人白刃格斗,一连刺倒7名敌兵,终因11处负伤昏倒在战壕里。

  激战一日,刘戡见突围无望,急电胡宗南,发出“败局已定,决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绝望哀鸣,用手榴弹引爆自戕。刘戡湖南人,当年42岁,黄埔军校一期毕业,参加过八年抗战。瓦子街打援战斗胜利结束,达到了我军原计划目的。3月2日,西北野战军的攻城部队对宜川守敌发起总攻,至次日8时,攻克宜川城。历经三天浴血奋战,至此,宜瓦战役以我西北野战军大获全胜而告终。此役,共歼胡宗南集团主力整编第29军共约2.9万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给胡宗南集团以沉重打击。

  接到大捷战报,毛泽东欣慰不已。3月2日,中央军委致电彭德怀,庆祝西北野战军歼灭敌军整编27、90师之巨大胜利!毛泽东在为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起草的评论《评西北大捷兼论解放军的新式整军运动》中热情洋溢地说:“这次胜利改变了西北的形势,并将影响中原的形势。”

  这一战役的胜利,粉碎了胡宗南阻止西北野战军南进的企图,改变了西北战场形势,打开了我军南进门户,为继续发展外线进攻作战,消灭胡宗南集团有生力量创造了有利条件;

  这一战役的胜利,迫使蒋介石从陇海铁路潼关至洛阳段急调裴昌会兵团退守关中,使郑州、潼关之间400公里地带守敌更为空虚,造成了中原我军发起洛阳战役的有利战机,有力地支援了中原战场;这一战役的胜利,打通了陕北与与晋西南的联系,巩固了后方,造成了西北大反攻的有力态势。

  这一仗震撼了蒋家王朝。宜川战败的消息传到南京后,蒋介石极为震惊,匆忙从南京赶到西安,安抚军心,并将裴昌会兵团和郑州整编38师回调西北,以确保西安和关中。3月13日蒋介石在给胡宗南的手启电中再一次痛斥胡宗南:“宜川丧师,不仅为国军剿匪最大之挫折,而其为无意义之牺牲,良将阵亡,全军覆没,悼痛悲哀,情何以堪!”西北王胡宗南终于为自己的偏执与狂傲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国民党在其所谓的《勘乱战史》中写道:“是役,自刘戡军失利后,关中空虚,被迫抽调晋南、豫西大军进至关中,以致造成晋南开放,临汾被围,洛阳失守,伏牛山区共军坐大之局面。”由此可见,此次战役对蒋介石集团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而今,69年过去了,炮火硝烟也已远去,当年战场的正面较量,化为后辈的惺惺相惜。

  宜瓦战役,被列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的十大经典战役,它被这样载入军史:宜瓦战役,王尚荣、黄新廷威猛杀敌,罗元发、张贤约助攻给力,郭鹏、顿星云、杨秀山长途进击,大捷空前。七位战将,就有五位荆州人。当时30多岁的他们,驰骋关中,战功赫赫。在解放大西北的战场上,荆州战将又将如何吹响胜利的冲锋号?


0
编辑: 刘荣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