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市岑河镇木垸村发现巨大阴沉木 只揭开地底一角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江汉商报 时间:2017-11-07 09:01

  好大一棵树 虽已成遗体

  11月1日,岑河木垸地下5米发现巨大乌木(阴沉木),残长16米,最粗5.5米。

  本报首发,新闻广为传播,现场看过的人觉得震撼,听说的也觉得神奇、罕见。

  沙市区岑河镇木垸村何祖耀说,两年前就发现六组村民蒋祖群承包地里有别样的树枝,今年秋冬他开挖小龙虾池挖到稻田地下5米,终于将大树起底。

  大树顶朝东南斜躺在青灰的淤泥层,头深根浅颠倒,头扎深约5米,根扎深约3米。三四台挖掘机作业一昼夜2日下午才出土。

  记者现场实测,这件乌木根部直径约3.3米,树干最粗胸围约5.5米,上部胸围约2.8米,顶部缺失,残长约16米,树干笔直,底部有空洞两三米。根型上翘,树皮清晰,木质细腻,色泽多样,有褐色、咖啡绿、土黄色,隐约还有金亮色,细闻还有木香。记者根据此前所见楚墓楠木椁板比对初步判断为金丝楠木。荆州收藏家江国强、赵金山等看过后也认定为金丝楠木。

  木垸地下发现罕见“宝贝”,1日下午,消息很快被蹲点包村干部、综合文化站站长李发国得知,李发国当即向岑河镇、沙市区政府和省市文物、公安等部门紧急报告,省文化厅回复,出土的乌木不属于文物,出土乌木属国土资源部门管理。

  木垸村党支部书记徐正洲告诉记者,当地老百姓十分珍惜这棵古木,啧啧称奇之余,普遍充满敬畏之心。村里采取了临时措施,安装了监控,轮流值班,每天保湿,为它建起板房。今后计划将阴沉楠木留在岑参纪念馆,开辟专厅展示,结合“美丽乡村”建设造福一方百姓。同时也将对发现和上交的村民予以一定奖励。

  李发国把木垸阴沉楠木誉为“东方神木”,他表示,“东方神木”在岑河出土,对研究当地及广袤的江汉平原的历史、人文、地貌、江湖、河流、生态等等,提供了又一个无限的考证线索。其文化层面的意义要远远高于其经济价值”。

  记者看到,这件阴沉楠木体内水分较多,炭化尚不充分。或许有两种可能,一是入地较浅,它斜倒在地,最深处仅10米。二是它入地时间不是以万年计,只有数千年?

  关于这件阴沉楠木,人们的推测大致有两种,一种认为是外地飘来的,一种认为是原生楠树。记者一行看了乌木出土的窝子,地质专家说,地表水稻耕作层是褐黃色埌土,埋藏层是青灰色砂埌土,富含云母沙粒闪闪发光,是典型的河漫滩沉积物,不是湖泊相沉积。与发现人等村民座谈得知,在六组一排房子的背后(北面),近年來曾五六次发现小段同样的木材,断续呈东西向带状分布,明显是顺古河道展布的迹象。该专家推断岑河阴沉楠木因根部中空受外力折断倒地,滾入河中漂流沉底被河流泥沙淹埋。也许,那向东零散成带分开的同质古木,是上端断碎的枝体。

  记者也判定应为原生楠木。如是人为采伐,通过江河漂流木材不可能这样原始、完整、巨大,会初加工吧;如是自然原因从上游飘来,这应是一个搬山移海,惊天动地的大灾难,沿途遗迹也应该很普遍。木垸阴沉楠木和同时在咸宁簰洲湾江中发现的阴沉楠木不同,咸宁的无树皮已成木材。记者同时可以认为,惟楚有材,楚材楠木就出于江汉土生土长,荆山,包括大巴山脉以东的长江三峡两岸、神农架、荆门以北的山地,及其余脉八岭山与平原周边的高台地都是其繁衍地。

  原始森林,原生楠木,长期无人利用,直到人类进化到新石器时代,手更加得解放,会制造工具,同时告别穴居,积草凿木为屋,为舟为家具,人类利用金木水火土各种资源,同时也开始对地球带来破坏。千年树木锐减……

  收藏家赵金山根据年轮估算,这件阴沉楠木的树龄约为500岁,掩埋地下仅为几千年。——当然,树龄还有待科学鉴定,毕竟楠木生长并不神速比银杏慢吧。岑河定湘寺银杏1700多岁,最粗5.5米,这阴沉楠木也有5.5米粗,却只有500多岁?

  云梦出乌木 并非一孤例

  岑河现存200岁以上古木5棵,如华严寺古栾树,胸围约3米。其中定湘寺银杏1700多岁誉为“荆州树王”,树高20米,胸围5.5米。

  《岑河志》据当地老人记忆,初肈于东晋的华严寺古柏八人合抱;灵祗寺千年古柏,1976年建周黄农业中学时树才被毁;岑河东南的东岳庙也曾有苍遒的千年古柏。

  2013年11月,江陵县三湖农场员工偶尔在当地渡佛寺河床里,捡回一小块乌木,打了一把椅子,被人买走。

  随后一些村民便下河盗挖乌木。当地警方立案侦查,抓获高某、黄某为首的两伙12名盗挖人员,查实盗挖的阴沉木有10根左右。后来,村民再次在河中发现一根长约10米的乌木,主动交给了农场。当地村民说,上世纪七十年代前,给河道清於时,时常可以看到一截乌黑的木头,当时不知它是阴沉木,有的人拿回家做了砧板,板凳,还有的当柴烧了。

  三湖就在岑河东邻,甚至,渡佛寺河渠就把木垸村和三湖农场联通。木垸的地名来由,据口口相传也与沉木有关。木垸又名穆家垸和木沉渊。穆家垸因穆桂英的穆姓而得名,围垸于明朝末。木垸还有柏树台地名,原有大柏树。古木是乌木的前身。

  岑参故里岑河,宗炳故里三湖都属“四湖”,前世都是云梦古泽,地下为何不止一两例阴沉木?地质、林木植物和文物学者分析,这应是沧海桑田、天翻地覆的见证和提示。

  这表明,荆州地下是有宝贝的。曾几何时,荆州大概也是连片的原始森林,粗大苍天的楠木比比皆是!后来如地震、洪水、泥石流等等地质运动,加之长江出三峡,就开始肆无忌惮地蛮流,这里又成了泽国,云梦洞庭混沌不分汪洋一片。从第四纪地壳下沉时形成巨大洼地,发育成内陆湖盆。长江、汉水上游带来的泥沙不断沉积,湖盆变成内陆三角洲,湖面不断分割、解体和缩小,演变成江汉湖沼,江汉平原应运而生。

  而地上的植物,大部分埋入云梦泽沼深处,在缺氧、高压状态下,经过上万年的炭化而形成阴沉木。地上的楠木在春秋战国时进入用材巅峰,楚材晋用,出口修宫殿;楚国八百年,楚汉贵族墓也多用楠木,到清乾隆时,皇帝想弄点金丝楠木做家具也很难觅了,还要去拆明帝陵。

  秦汉时代,墨子看到“荆有云梦,犀兕麋鹿满之,江汉之鱼鳖鼋鼍为天下富。”司马迁在荆州实地采访后写到: “楚越之地,地广人稀,饭稻羹鱼……”

  地质界著名的“江陵凹陷”,也成就了江汉油田,岑河木垸、杉木、刘园村也曾试钻三口油井,目前暂时封存。地下有石油(古人称乌金),表明地质史上曾有动植物混合体;地下有煤炭,表明地下曾为森林。

  在云梦泽腹地还有不少阴沉木不时被发现。1983年,监利杨林山修闸时在17米深处发现12件重阳木,直径均在1米以上,还有两枚剑齿象化石。北京自然博物馆和湖北地质博物馆测定为200万年前的古象化石。1985年,监利赤湖清淤时在赖桥河床6米深处发现大量乌木。2006年建设随岳高速公路时,在21米深处发现重阳木化石,胸围3.81米。

  ……

  距今5500万年,目前已知世界最古老最完整的灵长类化石骨架——阿喀琉斯基猴,也被中科院专家发现于荆州的湖相沉积中,是古灵长类和古人类学研究领域一项里程碑式的发现,改写类人猿的演化历史。

  大地是一部厚重的典藏,如果可以深入,或者多做勘探,江汉阴沉木应该还会被发现。——这是云梦江汉生态变迁的物证,这些大树,曾经经历亘古的风雨雷电,最后变成遗体、活化石。

  同样,岑河发现巨大阴沉木其实也不稀奇。今年三月,记者实地采访蒙华铁路岑河赵家墩西周遗址考古后写到:岑河地底不止有亿万年的湖淤,不时有一些遗迹被翻出。比如东湖村“华廊庙”原始社会早期文化遗址,面积8万平方米,文化层堆积深2.5米,遗物主要是新石器时代大溪文化。

  谷湖村东邻的白渎村凤凰台遗址,以商文化最深厚,更有新石器时代、大溪、屈家岭、石家河文化。庙兴村八姑台商文化遗址,荆州博物馆镇馆重器三件大铜尊就是1992年出土的,庙兴现已划归开发区。这些发现都推翻了“八百里洞庭无人烟”的谬传。

  精灵阴沉木 万年修炼成

  曾经有那么多古树,很多都没有造化成阴沉木。所以阴沉木是比较偶然的,在特定时间,特殊条件下才能形成。阴沉木在地下深处,也是很偶然才能重新被发现。所以,阴沉木很罕见,因此也物以稀为贵。阴沉木常常是论吨位的,价值不菲以千万、上亿计的。有“纵有黄金满箱,不如乌木一方”之说。在收藏界,在坊间,人们又觉得,其在地底下埋藏千年而不朽,已具有灵性,就更显珍贵了。

  当然,记者更看重其科学见证价值。阴沉木是不可再生的自然产物,对于研究当时历史时期的地理、气候环境以及对当时植物物种的鉴定都有一定的科研价值。

  迄今发现最老的乌木是川南出土的1.2万年的乌木。阴沉木堪称树中之精、木中之魂。阴沉木被时间凝固闷沉得或峥嵘或诡谲神妙。

  阴沉木见的最多的有巨型杉木(以前称植物王国“活化石”约在250万年前的冰期以后,地球上的水杉属几乎全部绝迹,仅存水杉一种。在欧洲、北美、和东亚,从晚白垩至新世的地层中均发现过水杉化石。在中国只有少量珍贵孑遗,第一批列为中国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的稀有种类。后来在湖北、重庆、湖南三省交界的利川、石柱、龙山局部地区发现天然树种,后引种播撒到世界各地栽培,现已覆盖广袤大地。)、楠、紫檀等名贵树种,重阳木、香樟、黄柏、红椿、麻柳等。一般只有香木才能形成阴沉木。

  楠、樟、梓、椆并称为四大名木,楠木被冠以其首。而金丝楠木是楠木中的精品。《博物要览》说楠木有三种:一是香楠,木微紫而带清香,纹理也很美观;二是金丝楠(桢楠和紫楠的别名),木纹里有金丝;三是水楠,木质较软。晚明谢在杭《五杂俎》提到:楠木生楚蜀者,深山穷谷不知年岁,百丈之干,半埋沙土,故截以为棺,谓之沙板。佳板解之中有纹理,坚如铁石。试之者,以署月做盒,盛生肉经数宿启之,色不变也。阴沉木色泽大多通体乌黑,也有外黑内红(如古红椿木,在地下埋藏三千年以上,才能形成此色),或外黑内黄(如古金丝楠木,在地下埋藏四千年以上,才有此色)、外黑内绿(如桢楠)。

  木垸发现阴沉木,更觉天地之大,宇宙之玄。地底不知有多少待揭之谜。(记者楚望伍美菱/文图)


0
编辑: 刘荣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