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盗墓第一人:有时盗墓像赶集 边挖边有人收购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热点推荐 正文 来源: 华商网-华商报 时间:2017-12-21 14:53

  12月19日下午,在陕西省淳化县公安局看守所,华商报记者采访了有媒体称为“西北盗墓第一人”的孟X建,64岁的他多次想金盆洗手,但这个行业很难退出来……

  陕西淳化“7·20”系列盗墓案绝大部分疑犯涉嫌的罪名是盗掘古墓葬罪,“学者型”疑犯孟×建除了这个罪名,还有“倒卖文物”。他对文物的鉴别能力和在文物界的权威及“信誉”,在陕西乃至西北地下文物市场无疑是大咖级人物。12月19日下午,面对华商报记者,孟×建讲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1981年提一兜铜钱到广东就成万元户

  华商报:能否介绍一下自己和家庭的情况?

  孟×建:我今年64岁,原来是西安纺织城国棉六厂子弟。修铁路参加过“三线建设”,后分到红旗手表厂,厂子倒闭后参与倒卖文物。我有一个儿子,在西班牙。

  华商报:你第一次接触文物是什么时候?

  孟×建:(思考了一两分钟)1981年,有一些广东人在西安收麻钱(铜钱)。当时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还不是很强,我就在民间收一些麻钱卖给广东人。刚开始为了生活倒腾麻钱,提一兜麻钱到广东就成了万元户。当年的一万元就能盖一院房子。后来我逐渐地开始收瓷器、铜器、石雕等。

  1988年西安周边开始挖古墓

  华商报:西安周边盗墓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孟×建:在民间的文物收完了。(算了一会儿说)在1988年,民间就出现挖古墓的事情,我参加挖墓的时间稍微晚了一些,应该是1990年。当时挖古墓就在狄寨原上。我主要是收购他们挖掘出来的文物,很少参与直接挖掘。因为挖古墓的赚不了多少钱,加之我也不懂盗墓的门道,赚钱都靠在后面收购然后再销售。

  华商报:你第一次收购文物的事情还记得吗?

  孟×建:当时是收购的落地俑(音),收购了100多件。原上(狄寨原)的落地俑大概高度是60厘米。开始收购时,每件50元,后来涨到80、100、1000元钱。开始的时候我运到广东,后来广东文物贩子直接过来收购。

  一些房地产老板有钱后开始收藏文物

  华商报:最开始的文物都流向什么地方?

  孟×建:最开始都是广东人收购,收来的文物多流向港澳及欧美。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随着内地房地产市场的崛起,一些房地产老板有钱后,也开始收藏文物。所以,甘肃、山西、河南的盗墓者都来到陕西,因为陕西是文物大省。

  华商报:你卖过赝品吗?

  孟×建:我从来都不卖假文物。刚开始时就没有赝品。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市场上开始出现赝品。这个时期也是文物市场从地摊开始转向古玩市场的年代。一些做得比较好的,都从八仙庵、翠华路、朱雀路的地摊市场入驻古玩市场。

  因为需求多了,所以才有市场。当时一些跑官的,送礼的,求人办事的,往往送一些好的古玩,又有价值又不算贿赂。

  经济不景气

  但文物市场受影响不大

  华商报:一些价值比较高的文物都是怎么来交易?

  孟×建:一般买卖文物的,不是熟人介绍不会做这个生意。不懂行情、不懂货、没有实力的也没法进行交易。先是大家在一起喝茶,谈的价钱差不多了,看货后就交易,都是转账。我还给西安一个博物馆的老板卖过一次玉币。当时这些玉币是从杜陵的陪葬墓里挖出来的。

  后来卖给港澳的文物少了,北上广购买的人多了,虽然这些年国内外经济不景气,奢侈品等市场低迷,但是国内的暴发户多,文物市场受影响不是很大。

  华商报:目前警方已经认定你倒卖的文物有250件,还在你家搜出琉璃发簪为西域贡品。外界传闻你对于文物很有研究,是这样吗?

  孟×建:在我家搜出的琉璃发簪可能是赝品(专家已经鉴定为珍贵文物),这种东西很容易伪造。你给我几天时间我就能制造出来,而且用光一打,很难鉴别真伪。我学的一些知识,也是在收购文物中一点点摸索出来的。

  华商报:价值较高的文物你主要卖给哪些人?

  孟×建:私人博物馆老板,很懂货也很有钱,主要卖给了他们。曾经西安一位知名企业家想和我合作将市场搞大,我看到他又是贷款难,又是婆婆妈妈的,哪有我一个人倒腾文物利索。咱们国家的私人博物馆大多是从2005年后开始兴起的,好的东西都卖给了他们。

  华商报:目前警方通报中,甘肃和河南有两位政协委员参与倒卖文物,而且他们在当地都开有私人博物馆,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孟×建:一个已经认识很多年,另外一个认识时间不长。他们大多是有了钱后开始收购文物,都是通过朋友介绍找到我的。

  华商报:外界传闻,你在西安文物市场很有权威性。比如你看上的文物价值50万,但你给对方出价就是20万,你不买他肯定卖不出去,是这样吗?

  孟×建:(犹豫片刻)是这样的。买卖文物都是为了生活。但是说我是西北盗墓第一人,这个称呼有点过。在西安市,像我这样级别的,还有七八个都做得比较好。

  长安区每晚上就有百十人盗墓

  华商报:我们在采访中了解到,有的盗墓贼形容在西安盗墓就像“赶集会”。经常晚上能遇到一起,大家互不干涉,各忙各的,是这样的吗?

  孟×建:就是这样的。挖墓的一般都是七八个人,后来这些人又分开带着各自的人马。来来往往一波一波的。我们经常在一起算账,就说长安区吧,每天晚上盗墓的大概有百十人。因为挖古墓来钱很快,运气好就会一夜暴富。

  你在一边盗墓,就有收购者在后面跟着收购。如果挖出的东西不好,雇主会给每个人几千元钱。如果挖出货了,每个人会领到几万块钱。但是,挖墓者大多互不信任,一有机会都会私藏几件东西(本次案件中嫌疑人就在袜子里面藏过小编钟)。

  华商报:陕西省的盗墓状况现在是什么情况?

  孟×建:文物部门看到这些人也会撵走,但是追不上。同样山西、甘肃、河南那面盗墓的一样猖獗,你们警察再抓一年都抓不完(采访结束时孟×建给陪同采访的警察说)。

  破案者说

  盗墓者秦岭山里烧烤

  民警开8辆私家车抓捕

  12月19日,陕西淳化“7·20”系列盗墓案专案组原组长、淳化县公安局副局长、打黑大队大队长杨改过,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用“太多,太多”来形容案件的数量、嫌疑人的数量及追回文物的数量……

  “一年的坚持不敢懈怠,一路的辛酸不去言苦。你的落网是我们猎捕的第82个,无论多么艰辛,但我们依然态度鲜明:民族遗产,不容侵犯”!这是今年9月8日,涉案人公安部A级通缉令王建峰投案后,杨改过发在朋友圈内的。

  12月19日13时,第100名疑犯曹某落网。

  专案组长变副组长

  最后成侦查员

  华商报:在和你的同事聊天中,他们如此调侃你,“杨局破获的案件越多,他的职务越低”,是这样的吗?

  杨改过:这只是一句玩笑话。2016年7月20日,当时成立专案组时,我确实任专案组组长,但随着案件越来越多,被发现盗窃的文物越来越多,我们公安局局长贠彦武就任专案组组长,我任副组长。再后来,案件引起公安部重视,由咸阳市公安局领导任组长,贠彦武只能任副组长。嘿嘿,我这个副组长就变成侦查员了。

  华商报:虽然案件定为陕西淳化“7·20”系列盗墓案,但从所破获的案件来看,和淳化县关系不是很大?

  杨改过:确实如此。从侦办的结果来看,重要的文物大多是从西安周边盗取的,嫌疑人作案涉及陕西、甘肃、山西等地数十座城市。截至12月19日,该案第100名嫌疑人曹某已归案,我们给咸阳市文物部门上缴的追回文物1213件,很多文物都是国家一级文物,里面的琉璃发簪都是非常罕见的。

  一起失败的盗墓行为

  引发惊天大案

  华商报: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如此重大的案件,是因为一起失败的盗墓行为而引发的,从而揭开陕西盗墓团伙的内幕。

  杨改过:2016年7月,群众举报称,有人在汉云陵实施盗掘。警方立即展开走访调查,发现此处盗洞较浅,尚无文物被盗出。但由于此墓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警方持续蹲守多日后,发现一可疑车辆昼伏夜出频繁出现。警方遂顺线追踪,查明车主就是李×英。大概摸清了他们的信息,我们一直想等他们出售文物的时候一网打尽,但迟迟不见他们出手。

  2016年9月7日,我们了解到李×英团伙要庆祝,线人反馈回来的情报说,“他们这次的东西一辈子都吃不完”。由此我们判断,他们可能又盗挖到比较好的文物了。

  华商报:你们收网的结果如何?

  杨改过:我们得知当天这伙人要到秦岭山里烧烤,于是我们决定收网,开了8辆私家车,每辆车上有3名民警。此前我们还将他们每个人的头像打印出来,以便大家抓捕。

  进山后我们就傻了,山里的游客很多,一时间找不到目标。等到天快黑的时候,目标终于出现。但在抓捕的过程中,目标趁着游客很多迅速逃离。

  此前,我们已经了解到他们入住在一个宾馆。赶到宾馆后,我们将李×英团伙抓获。同时,在房间搜出盗墓的工具以及部分文物。这些人给宾馆说他们是市政干活的,白天睡觉,晚上出工。

  兄弟两人一起组织盗挖古墓

  华商报:李×英是个什么角色?

  杨改过:李×英是个盗墓团伙的头目。他和他的兄弟李×峰一起组织盗挖古墓。两人不直接参与盗挖,都是组织和指挥,以及挖出东西后向外负责销售。

  李×英说,他们每次销赃时,说不清上线的名字,或者没有记下购买文物人的车牌号。但他说出了一个关键性的人——四牛。但是,他不知道四牛的真实姓名。因为李×英将盗来的文物卖给过四牛,其中有6个编钟。

  华商报:四牛如何落网的呢?

  杨改过:寻找四牛是专案组最煎熬的时间。随着案件突破,抓捕的人也越来越多,但四牛还是没有出现。后来,我们了解到一个意外的线索,知道了四牛女朋友的信息,顺藤摸瓜,抓住了四牛,他真名叫张×战。

  华商报:四牛的落网,意味着案件有了较大的突破吗?

  杨改过:四牛原来干过很多的事情,后来开始倒卖文物,在大唐西市还有商铺。

  家里豪宅豪车等花费都来自文物

  华商报:孟老大(孟×建)是如何浮出水面的?

  杨改过:四牛的落网,导致该案件中最主要的嫌疑人孟老大进入我们视线。孟老大此间手机不停更换号码,他已经意识到我们盯上了他。这个时候,孟老大的手机每天到了半夜开一会儿,匆匆安排完事情后就关机。

  华商报:孟老大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杨改过:我们最终将孟老大抓获。在他装修豪华的家里,发现很多研究文物的书籍。孟老大是个文质彬彬的学者型人。在他家里的夹层,发现不少没有销售出去的文物,其中琉璃发簪就在里面。

  华商报:孟老大收购的文物大多流向私人博物馆吗?

  杨改过:从孟老大处了解到,陕西市场的青铜器文物主要流向甘肃;玉件流向河南;陶器流向福建。孟老大很配合,他说自己很难收手,因为这样的收入比较高。他的高档房子、豪车及孩子在国外的费用都来自文物。

  孟老大供出两个大老板,一个是河南省政协委员张学×,张在河南拥有郑州市黄淮艺术博物馆,目前张已逃亡国外。另外一个是张有平,是甘肃政协委员,目前在西安归案。

  我们如果妥协就可能被关进去

  华商报:此案对于收藏界有何影响?

  杨改过:在今年七八月份,在收藏界一度呼吁放开文物市场,让一些级别不是很高的文物在市场流转。为此,我们到公安部和国家文物局汇报案件时,当听到如此多的文物流失民间,盗掘和买卖文物如此猖獗时,一些呼吁放开文物市场的专家为此沉默了。

  华商报:孟老大说,盗墓贼太多,你们(警察)抓到明年也抓不完?有的嫌疑人也说,那么多的地方难道人家公安就不会办案吗,为何一个偏远县城的公安就能办理如此大的案件?

  杨改过:办案是我们的使命所在。我们也遇到过各种压力和诱惑,我告诉对方,我们如果妥协了,疑犯关在一号牢房,我们就可能关在二号牢房。

  咸阳市文管所的一级文物也就四五件,这次收缴回来的一级文物可能会突破100件。盗墓者确实很多,案件也很多,收缴回来的文物也很多。不管如何,我们都会继续抓下去。华商报记者崔永利

  >>知道一下

  2017年11月17日,由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陕西淳化“7·20”系列盗掘西汉古墓葬案宣布告破。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介绍,这是近年来全国破获的重大文物犯罪系列案件之一。

  整个案件侦破历时16个月,涉及5省16个地市。一举打掉盗掘、倒卖文物犯罪团伙8个,截至11月,抓获犯罪嫌疑人91名(包括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人员2名),破获被盗掘案件96起,追回被盗文物1000余件。其中许多珍贵的文物被无损追回,追缴的100余件青铜编钟、汉代陶俑等罕见文物价值极高。


0
编辑: 柯亚琴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