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借债30万替亡夫发工资 工人被感动纷纷退还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湖北 正文 来源: 楚天都市报 时间:2018-04-04 10:46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咏

  做包工头的丈夫突然去世,孝昌女子黄小华在没有收到工程款的情况下,举债30多万垫付了工人工资,孤儿寡母走上了讨要工程款的路。而工人们得知黄小华的现状,主动退还收到的工资,跟建设方打起了官司……

  家里的顶梁柱突然倒了

  4月2日中午,孝昌县周巷镇肖彭村肖家小湾里,黄小华的公公在门口锯着枯树,老人年近七旬,有心脏病,无法出门干活,每个月光药费就需要700多元,为了减轻家里的压力,只好四处搜寻一些枯树,锯成木头当柴火。

  今年39岁的黄小华沉默寡言,显得十分憨厚老实,见到楚天都市报记者,她不停地呢喃着:“我不会说话,说错了什么不要见怪。”

  帮婆婆弄好午餐后,黄小华又要乘车赶回孝感。她的一双儿女都在孝感读书,大女儿16岁,在读初中,小儿子今年12岁,还在读小学,她还要回去准备孩子们的晚饭。

  “特别艰难。”黄小华的邻居肖建洲对这一家的生活看在眼里。“黄小华要照顾两个孩子,没法做事,一家人几乎没有什么经济来源。”

  这一切,都源于2015年的那次意外。

  黄小华的丈夫肖红军,一直在北方从事抹灰的工作,干的时间长了,肖红军就在村里拉了一帮子人一起去北方干,算得上一个小包工头,妻子黄小华和一双儿女也跟着到了北京。“那时候肖家不说有多富裕,但在村里,比一般人家都要好过些。”

  2015年10月28日,肖红军在外吃饭回来,突发疾病倒在地上,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走得很快,就那么几个小时。”对丈夫的突然离去,黄小华一直到现在基本上都是懵的,连死亡原因都只知道是“什么梗塞”。

  处理完丈夫的后事后,黄小华带着孩子回到了孝昌。原本在北京读书的儿女,只好转学到孝感读,一家人的重担全部压倒了黄小华的身上。

  举债替亡夫垫付工人工资

  时间很快就到了2015年底,春节临近。跟着肖红军在北方干活的工人们,也先后回到了孝昌周巷。

  而因为肖红军的突然去世,那一年的工程款,并没有顺利地结到。

  今年26岁的肖如东也是肖彭村人,2012年开始,他就是跟着肖红军到北方区抹灰了。

  “春节前,我们都回来了。想着肖红军走了,我们也没想着能那么快结到工钱。”肖如东说。

  没想到,回到周巷的工人们,突然都接到了肖红军妻子黄小华的电话:“到我家来一趟,我给你们把工钱结了。”

  来结工钱的,共有30多人,根据肖红军哥哥肖宏伟记下的工资账目,黄小华一共发出去了49万元。

  “哪有那么多钱呢。”今日,黄小华告诉记者,这笔钱,她是找亲戚朋友借的,“丈夫的亲戚、还有自己娘家的亲戚。”

  黄小华的部分亲戚说,当年黄小华确实找他们借过钱,“后面陆陆续续还了一部分,现在还欠了30多万。”黄小华给记者交了个底。

  丈夫过世前,在孝感买了一套房子,现在每个月都要还贷款。“好多次我都想把房子卖了。可一想到这是丈夫拼了命赚回来的,再想到一双儿女还要在孝感上学,我忍住了。”

  “丈夫走了,我不能丢他的人”

  工钱没有结到,为什么要自己借债垫付给工人呢?

  黄小华的丈夫肖红军,在村子里的口碑一直都很好。肖如东告诉记者,他跟着肖红军干了3年,几乎每年过年都会碰到没结到工程款的情况,但是工人们的工资,肖红军从来没有拖欠过。“都是他先垫付给我们,他再去找开发商或者建设方要。”

  在村里当村干部的肖建洲,对肖红军的为人更为了解。“村子里修的几条路,他全部都捐了款。”肖建洲说,只要村里做什么项目,肖红军都会第一个站出来出钱出力。

  “红军走了,但是我不能丢他的人。”黄小华说,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工人们跟着丈夫出去,辛辛苦苦干了一年,不能没钱回家过年。“那年春节,工人们回来后虽然都没找我要,但看着他们一双双磨起了茧的手,我就觉得,不能欠他们的钱。”

  在这个想法的支撑下,黄小华忍着丈夫离去的悲痛,四处借钱,终于在2016年春节前,将所有工人的工资全部结清了。

  肖红军的哥哥肖宏伟,在弟弟去世后依然在北京接活干。他告诉记者,当年他在弟弟的工程队里管账,每个工人的工资是多少,他都记得很清楚。

  “弟弟去世前,工钱一分都没有结回来。”肖宏伟说,他也跟工人们讲了,工人都很理解,没想到弟妹黄小华会提出垫付工资,有不少钱都是通过他交给工人的。“工人们拿到钱后都特别感动,有好几个人还流了眼泪。”

  黄小华没有想到的是,垫付了工人工资后,她接下来讨要这笔工程款异常的艰难。

  肖红军在世时,黄小华一直在照顾子女,没有出去做事,交际能力很差;而丈夫的突然离世,让她备受打击,更加显得沉默寡言。2016年开始,她独自多次到北京、天津等地,讨要这笔工程款,但一直未果。

  工人义退工资自己讨要

  北京的周翠丽律师最早接触这个案子,是在2017年底。2016年,分包工程给肖红军的王某,给黄小华开了一张49万元的欠条,承诺在2016年底支付部分工程款,其余在2017年底前全部结清。

  “黄小华以为,欠条上写的2017年底,不到这个时间就不能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周律师告诉记者。直到2017年过了一大半,那边还没有任何动静,黄小华这才想到找律师。

  而周律师则发现,黄小华已经给工人垫付了工资。“我基本上跟所有的工人都联系过,他们都表示,黄小华已经给他们结清了工钱。”

  这让周律师感动不已的同时,又给讨要这笔工程款带来了许多不便。因为黄小华并非工人,而且其丈夫已经过世,连当时的建设公司到底是哪一家都很难查清。

  经过多方调查,周律师这才查到,2015年肖红军带着工人在天津干活的那个工地,是由北京一家建筑公司承建的。

  获悉这一情况后,肖如东找到了几名工人,一起将收到的工钱,退还给了黄小华。“我们是工人,讨要起来方便一些。”今日,肖如东告诉记者。除了这个因素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工人们觉得,黄小华孤儿寡母,生活太困难了。

  “她对我们这么讲诚信,我们也不能不讲良心。”肖如东说。他退给黄小华的钱,有6000多元,除了肖如东外,还有另外两名工人,三人联合起来,找当时工地的建筑方,讨要工钱。而在北京的其他工人,也表示愿意随肖如东一起,走上这条讨要工钱的维权路。

  经过周翠丽律师的帮助,北京多家指定的法律援助机构愿意给肖如东等工人提供免费法律援助,这个案子,将于4月9日在北京大兴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0
编辑: 钟刘鑫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