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行:探索文字砖隐藏的历史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荆州新闻网 时间:2018-04-18 11:06

荆州新闻网消息(特约记者 覃华林)荆州古城是我国延续时间最长,跨越朝代最多,由土城发展演变而来的古代城垣,恢宏的古城墙、沧桑的容貌、传奇的历史故事、幽静的环境不仅是市民散步休闲的好地方,也是天下的旅游者向往的目的地,更是摄影爱好者永远的拍摄对像。

长期以来我在拍摄古城的过程中由最初偶然的发现到细致的观察与思考,再到后来深入的寻觅和研究,发现了许多有趣的现像,从而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荆州古城首先应当是一个军事设施,也是独特的古建筑,时至今日,古城完全丧失了它的军事功能,所有的刀光剑影和腥风血雨都随风而去,只留下这古朴的城墙供后人去凭吊、追寻和欣赏。

古建筑是凝固的艺术,也是凝固的历史,随着岁月的流失,许多重要的历史信息都融入在这斑驳的城墙上和墙砖里,因此需要我们不断的发现、寻找、探索、解读、研究,这样就能进一步的挖掘古城的文化遗存,更加丰富古城的历史文化内涵。

2013年的8月,我曾经在江汉风社区发过一篇“荆州古城墙上那座神秘的门”的文章,当时就受到了媒体和专家的高度关注和重视,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专家亲临现场解读,其最终的结论与我的观察是一致的,这当然是对我莫大的鼓舞,也因此获得了继续探索的勇气和动力。

最初的兴趣是从文字砖开始的。古城的文字砖主要分布在城墙的东北角到小北门、东南角到南门这二段城墙的立面上,这二段的分布面积大,内容也最丰富,此外,城墙的西北角、大北门以东的城墙(女儿墙)上面、新南门以西的立面上有零星的分布,其中,大北门东的城墙上的文字砖都是近代维修城墙时砌上去的,是一种保护性的措施。

古城文字砖的内容涉及到城砖制作的地方政府名称、官员的官衔、姓名、年代、以及制砖工匠的属地与姓名等等,我看到的文字砖涉及的地方有沅陵、辰州、郴州、姊归、夷陵、安陆、宜都、松兹、石首、荆门等地方,基本上就是当时荆州府所辖的所有州县,由此可见,荆州城在修建的过程中,是集中了荆州府下辖所有属地的人力和财力的。

文字砖上的时间我看到最早的是:明万历十年即公元1582年,距今436年,最近的是:清道光二十五年,即1845年,距今173年,这两者之间相差263年,因此可以印证,荆州城是长期发展演变而来的,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目之所及,并不能以偏概全,实际上它涉及的范围和年代应当更为广泛与久远。

上图城砖上的文字为:“委官千户马斌承天窑户贾仲刚”。短短的13个字却包含了丰富的信息,首先可以肯定这是明代的砖,千户是军职,辽代初设,明代成为正式军职,正五品金牌,这说明,当时的军方是工程的督造者。

上图城砖文字:委官千户马斌承天窑户陈寅。

承天府,明嘉靖十年(1531年)升安陆州为承天府,治钟祥县,承天与钟祥名称均为嘉靖皇帝钦定,钟祥是他的出身地,今钟祥的显陵就是他父母亲的合葬墓,这说明此砖的烧造年代当在1531年之后,写有马斌名字的城砖大量的分布在东北角到小北门一带的城墙上。这一带的城墙墙砖绝大部分厚实,灰缝为原浆,因此可以断定这一带都是明代的城墙,而且是原城墙,此外,在新南门附近也看到过马斌的墙砖。

城砖文字:…承天窑户安良甫造。

城砖文字:“荆州府委官百户张…万历十年六月…”。这块砖也是在这个地段发现的,它与马斌砖共同验证这一带是明代的城墙,万历十年,即1582年,正是这一年,我们的老乡、一代名相张居正去世,由此,明朝开始走下坡路。

这段城墙很有意思,它的墙砖尺寸较小,且不是青砖,似乎当时修建时财力不够或者匆忙中凑合修建,因为烧造青砖的成本非常高,须用特定的河泥烧造,这二段城墙的接缝没有咬合,好像是二个不同的施工队在不同的时间段修建,但从灰缝的成色和风化程度看是原浆,我认为,它们应当是马斌时代以后较晚的时期修复的城墙。

上图墙面上的一截半头文字砖,这种情况我只发现了这一处,我认为一种可能是,当时修建时利用了破损的文字砖,另一种可能是,较晚些的时候修补城墙时就地取材利用了旧的残损的文字砖。

“石首”,此砖发现地段在城垣的西北角一处墙角处。

城砖文字:“辰州府提调官通判郭权司吏胡溥沅州提调官吏目韩功敏司吏陈原善”。辰州、沅州均在湘西,提调官,教育部门的官员,此砖从灰缝的情况看,当属现代保护性修复砌入城墙。

城砖文字:“道光二十五年荆州府知府刘”。道光二十五年,即1845年,此砖发现于南门外以东的墙面,是当年维修城墙留下的,在此处亦有较大面积分布的文字砖。

城砖文字:“加道衔荆州府知府明”。清代的地方行政设置为:省、道、府、县四级制,这个叫明的知府被朝廷提升了一级,由府加为道的级别,但加官不升职,虚的,所以叫加道衔。

大北门城楼内的屋顶横梁上的文字:“大清道光十八年……重建”。

古文字砖还有很多,我这里由于篇幅和条件的限制,只介绍了很少一部分,这些文字砖非常的宝贵,认真的解读这些文字,对于了解当时的社会以及荆州城的演变过程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荆州的有关部门也对这些文字砖作了大量的保护、保存工作,但是我这几年观察下来,许多城墙上的文字砖都渐渐的遭受毁损甚至完全消失了,这里既有自然的原因,也有人为的损坏,要知道,文字砖只有在原位置才有最大的历史价值,一旦离开原位置,其价值就要大打折扣了,这样的情况的确令人心痛,虽然国家投入了巨大的人力财力,不断的在修复,但文字砖的毁损也在加剧,再也不能还原了。

此文除专用名词外(包括释义)均为原创,未必正确,欢迎读者批评指正。


0
编辑: 任前臻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