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这类职业邪教人员要警惕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清音 正文 来源: 九凤网 时间:2018-05-07 11:01

  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近几年来,通过接触数百名邪教痴迷者,我们发现除了大部分普通痴迷者和受害者以外,一些同样迷信邪教但又远远不同于普通痴迷者的邪教人员逐渐浮出水面,他们带着同样的“求心”加入邪教,却又怀着不同的企图依托邪教,带着极大的“私心”利用信众,又一次次往返于不同立场之间获取利益。他们,是我们身边更应引起警惕的一个群体---职业邪教人员。

  职业邪教人员的特征

  躲在幕后组织他人从事邪教活动。这些职业邪教人员通常没有固定工作,他们的资金、命令全部来自于邪教组织的上层骨干。他们从组织头目那里获取指令,再在自己生活的区域逐步寻找、聚集一批邪教沉淀人员,通过把这些普通痴迷者定期聚集在一起学习邪教教义来不断强化他们的精神控制,虽然表面上是学习经文,但实际上这些职业邪教人员自己都不相信那些说辞。他们只是不断强化那些普通信徒的精神控制好让他们去替自己、替邪教组织从事一些发放邪教物品、张贴邪教传单之类的活动,自己则长期躲在幕后负责组织。

  能因利益需求频繁改变自己立场。一旦这些职业邪教人员遇到了社会志愿者的好心帮扶,他们表现得和普通痴迷者大不一样:普通痴迷者会非常纠结于邪教教义的要求和自己精神层面的错误追求,通常很难脱离邪教,但职业邪教人员则不同,他们会因势利导很快脱离出来,不仅能够认识到邪教的本质,甚至还可以主动去揭批、痛斥那些邪教头目,一段时间的确可以做到不与邪教接触,但他们这么做通常是有目的的,或是会向志愿者需求工作上的帮助,或是直接需要经济上的资助。可是一旦他们得到了这些,立刻又投身到邪教组织的怀抱之中。

  在邪教中获取的现实利益远大于精神满足。回顾我们这些年的数百名案例,大部分邪教痴迷者的症结之中都有“现实生活遇挫”这一项,他们会将现实生活的不如意转嫁到对邪教不切实际的期望上面去,尤其是希望生活的不顺心能够用精神的满足感来替代,哪怕这种满足感是虚幻的、错误的。然而对于职业邪教人员则不同,他们继续从事邪教活动的出发点虽然也是现实生活的不满,但他们并不指望什么精神世界的“圆满”,而是希望通过邪教和其他痴迷者来满足自己现实生活中原先无法实现的目标。他们深知邪教的精神世界不可能“圆满”,但能够通过其他痴迷者的这种认识来达到个人现实利益的“圆满”,这是促使他们成为职业邪教人员最重要的力量。

  案例:刘某就是一名非常具有典型性的职业“法轮功”邪教人员。他辞掉了原有的工作,长期躲在幕后组织一些邪教违法活动,频繁联络其他邪教痴迷者参加所谓的“学法”聚会、散发“真相”宣传品、张贴“大法”的标语。刘某曾四次接受社会志愿者的帮扶脱离了邪教,每一次都主动站出来揭批邪教,大谈邪教的危害,但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帮助以后,他又投身邪教组织,变本加厉的利用邪教控制那些弱势群体谋取利益。自己虽然没有工作,但他的生活却过得越来越滋润,在专门从事“法轮功”邪教活动的多年时间里,他没有像大多数痴迷者那样倾家荡产,反而买了房、买了车,还娶了同样是职业“法轮功”人员的妻子,两人共同获取资金支持其他痴迷者到处散步邪教教义。尤为发人深省的是,刘某夫妻两人在组织从事“法轮功”邪教活动的多年时间里并不真正痴迷“法轮功”,在与我们交谈时,他毫不避讳的说到:“我玩这些名堂这么多年了,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很清楚。你想让我不信邪教,有本事就给我几套房子把我供着,我有困难你们要马上解决,其他人追求圆满那是他们的事情,我早就知道圆满是个谎言,谁还真的追求圆满啊,我要什么你们很清楚!”

  刘某的经历并不是个例,这些年来类似这样的职业邪教人员越来越多,他们毫无底线的利用一些痴迷者,在诸多邪教受害者的背后都能看见他们的影子。那么这些职业邪教人员又是如何出现的呢?

  职业邪教人员的成因分析:

  在邪教中具有现实生活无法取得的认同感。如果从心理层面进行分析,会得出这么一条结论:大部分邪教痴迷者都属于边缘型人格,或多或少都有这方面的人格障碍。他们既害怕在社会生活中得不到足够的认同又比其他人更加渴望得到更多的社会认同感,而每当自己需要像其他正常人那样通过些微的努力融入某种氛围之中的时候,他们往往会选择退缩,在精神层面他们更容易自怨自艾,往往通过内心不断贬低自己才能平衡不恰当的情绪,然而每次的这种“平衡”都是暂时的,这种方法只会让自己离主流社会生活越来越远。普通邪教痴迷者很容易出现这方面的症状,职业邪教人员则几乎全部都有这方面的明显问题,他们加入邪教以后能够获得邪教群体的认同,但对于他们而言仅仅做一名普通信众得到的认同与关注还远远不够,用一些职业邪教人员自己的话说就是“要成为领导其他信徒的人才能弥补我过去那么多年的不如意”。如果把一名曾经是学校教师的邪教人员和一名曾经是拾荒者的邪教痴迷者放在一起比较的话,那么必然后者更不愿意脱离邪教,也更容易成为职业邪教人员,因为对于他们来说离开了邪教不仅失去了获取现实利益的机会,还会丧失那种群体认同感,他们感受到自己不再被边缘化了,甚至可以说哪怕他们自己内心里仍然把自己边缘化,但邪教组织的狂热仍然会让他们成为中心。

  有很多案例可以证实这一点:魏某就是一名非常痴迷的职业邪教人员,他痴迷的不是邪教的教义,而是待在邪教组织里的那种感受。他的一生的确充满了坎坷:自幼在单亲家庭长大、成年后四处打工,结果因事故差点丢了性命,好不容易带着一身伤回到家乡成了家,有了孩子后又离异,自己一直以收破烂为生,几乎从未体验过美满的生活。进入邪教后,他原本只是自己躲在棚子里看看邪教的书籍,可是久而久之当地的邪教信众把他纳入了组织,给了他从未有过的关注和认同,他立刻像变了一个人,不仅生活重心明显转移,也似乎找到了人生可以依托的目标。然而他的儿子并不同意他痴迷邪教,面对孩子的反对,魏某非常痛心,痛心的不是自己走错了路,而是自己的儿子挡住了自己成名甚至发财的路。在春节期间,魏某的儿子因邪教问题和他大吵了一架,随后摔门而出,在一座房子里烧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面对再也睁不开眼的儿子,魏某反而很平静--“他想要阻挡我的路,他不知道我吃了多少苦才有今天,他是我的儿子可是他不理解我,他还不如那些教会里的兄弟姊妹理解我,人家都认为我很好,就他总说我不配做个父亲,我替他感到可惜,不过这也是他自己选择的。”随后,魏某在村子里找了块地把儿子埋了,继续做他的“邪教代理人”去了。

  在生活中具备专门从事邪教活动的环境。几乎所有职业邪教人员都长期生活在邪教成员聚集较多的环境之中,具体而言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家族式邪教环境,这些后期成为职业邪教人员的家庭之中通常有至少一人是邪教痴迷者,多的时候有可能直系亲属和其他亲人超过一半都迷信邪教,这些人在家族式邪教环境中成长,很难摆脱邪教的控制,即使脱离了精神控制也难以彻底根除环境的控制。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家族式邪教痴迷人员在脱离邪教、离开家庭以后还会不自觉的去寻找其他邪教人员的原因所在,一个人的环境依托是很难依靠自身力量去改变的,所以家族式邪教环境产生职业邪教人员的概率在实际案例中占到了大多数。第二种就是群体式邪教环境,这些邪教痴迷者虽然各方面情况都不相同,但都带着不被认同感聚集到一起,又因为相同的错误目的更紧密联系到一起,这样一个群体自然会产生领导者、组织者,当这些人感受到邪教群体环境给自己带来的不同体验时,就会更痴迷于这个环境所能产生的利益,不论这种利益是精神上的还是现实中的。由于邪教群体本就具有极强的封闭性、狂热性,因而这些人获取利益的途径也相较现实生活中的正常人群来得更为容易,在一些职业邪教人员的案例中,从群体环境中逐渐产生的也较多。比如我们曾接触过的一位“法轮功”痴迷者陈某,他因家庭中有多人痴迷邪教而走入邪教组织,起初是一名普通信徒,只是为了强身健体、修炼所谓的心性,但在与当地其他信众的“学法”过程中逐步成为了一名核心人员,他开始辞去工作,因为感受到邪教群组之中对他有着较高的期盼,他要把全部精力投入到邪教活动中去。随后的多年时间里他渐渐成为了当地的邪教骨干,有相对固定的一批信众追随他。虽然期间陈某也曾感到苦恼,找到志愿者想要脱离出来,但每次回到家就会有家人和从前的邪教信徒要把他再次拉进邪教。一次、两次,陈某还是抵御不了自己在邪教群体中被推崇的那种感受,最终越陷越深,成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职业邪教人员。

  职业邪教人员已然不同于普通邪教痴迷者,如果说一般痴迷者会将邪教教义和规定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那么职业邪教人员则是见好就收,没有底线,对于他们而言最能彰显个人价值的就是策划和组织邪教活动,再以此来谋求利益。


0
编辑: 苏园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