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荆州10221名农村留守儿童去哪了?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湖北日报 时间:2018-10-23 09:42

  随着产业迁移加速,有些孩子迎来回乡父母,有些孩子追随父母进城了。在荆州,一个社会痛点悄然迎来重大转机——

  图为:这些孩子中,近一年中已有好几名不再是留守儿童。

  农村留守儿童问题,一直是十分棘手的社会难题,在一些劳务输出大市,问题更突出。

  荆州,高峰时外出务工人员高达百万,其农村总体人口250万左右,大量孩子与父母长年分离。2011年,该市农村留守儿童14万多人,2013年仍继续增长。

  近年,这个看似难以化解的社会痛点,悄然迎来重大转机。该市民政部门普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荆州农村留守儿童已降至100951名,相比2017年的111172名,大幅减少10221名。

  1年多来,万余名留守儿童去哪了?近期,记者深入荆州各地调查。

  “家门口”有甜头谁还会在外奔波

  留守儿童,指父母双方外出务工或一方外出务工另一方无监护能力,年龄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

  只有到大城市打工,才能赚到足够养家糊口的钱。这是打工潮持续多年的主要原因,也是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源所在。现在,变化正在发生。

  9月26日上午,正值课间休息,公安县麻豪口中心学校操场上,孩子们在跳绳。8岁的彭娅娅跳得特别开心,“咯咯咯”地笑。以前,她是个沉默寡言的孩子,自从爸爸妈妈回家后,她就变了一个人。

  为了养家,彭桦和妻子李慧辗转多地打工,一年只回来一两次。彭桦说:“女儿娅娅小时候活泼开朗,我们离开后,她渐渐自我封闭起来。我一直很担心孩子的成长,内心愧疚。如果不是生活所迫,绝不会丢下孩子到外地奔波。”

  这几年,彭桦所在的三新村,很多村民通过养虾富了起来。他家邻居流转了20多亩地养虾,一年收入10余万元,相当于两个人的打工收入。去年底,彭桦下定决心回来了。他流转28亩地搞稻虾连作,预期收入不会比邻居少。

  “今年开学变化明显,爷爷奶奶送娃来的少了,年轻父母多了。”麻豪口中心学校关工委主任汤吾兵说,去年全校留守儿童670名,今年减少到了520名。

  在洪湖市全丰村,28岁的刘荟从温州一家服装厂回来,成为家对面湖北华贵食品公司的一名文员。丈夫陈前也结束打工生涯,回家种了34亩藕带。今年仅藕带收入就超过10万元。他们5岁的女儿朵朵,天天都有父母陪伴了。

  监利是荆州农村留守儿童最多的县。一年中,该县留守儿童从40985名减少到36847名,少了4138名。

  该县朱河镇,浩宇制衣厂在此新开了分厂。老屋村村民杜翠霞在这里上班,她和丈夫是从宁波回来的。杜翠霞说:“这里月收入和宁波只差千把块钱,但省了房租和来回车费,关键是下了班就能回家,方便照顾10岁的儿子和2岁多的女儿。如果不是听到工地宣讲,还真不知道有这样的好事。”

  这得益于监利县正在力推的“卫星工厂”模式——总部在城里,车间在乡下。浩宇制衣公司分布在龚场镇、分盐镇、朱河镇的“卫星工厂”,让村民们在家门口就业,让大量孩子不再留守。

  若能在城市立足谁不想一家团聚

  有人从城市离开回到家乡,有人扎根城市成为新市民。

  毛成章,31岁,公安县狮子口镇双马村人,在东莞打工多年。他和妻子张英从最底层员工做起,职位一步步提升。现在,毛成章已是富港电子公司一名管理岗职员,月薪过万。

  两年前,他在东莞买了一套87平方米的两居室。今年,房子装修好以后,毛成章让妻子把户口转到了东莞,并把在家留守的7岁女儿接到了身边。

  老家在荆州农村的樊爱华在广州一家建材公司工作,妻子郭丽丽在某电子公司工作。打工多年,他俩终于在广州花都区购买了住房,4岁女儿也从农村来到了城里。樊爱华介绍,在广州有很多荆州老乡,定居下来后都把孩子接了过来。

  松滋市老城镇胡家港村的毛万国,现在松滋城区芭蒂娜服饰工作。一年前,他从深圳一家工厂回乡找到现在的工作,并在城区买了套三居室。定居县城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留守在家的8岁儿子接到城里上学。

  公安县民政局副局长李玲十分关注在外打拼小有成就的新生代农民工群体,在她推动下,很多家长把孩子接到了城里,“以前他们是没条件,想也白想,说也白说,现在推动起来容易多了。”

  留守儿童难题或进入加速化解期

  “这些年,我们劝回的家长越来越多。”四叶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卢文博介绍,他多次参与荆州市组织的“百场宣讲进工地”活动,远赴上海、广州、东莞、宁波等地,对在外打工的荆州老乡进行劝说:“回家就业好,照顾老和小。”

  卢文博告诉家长们,如果缺乏父母关爱和教育,孩子不好好读书,长大了还要去打工,将陷入“贫二代”困境。“新生代农民工对孩子的教育更为重视。他们听了很受触动,加上家乡确实有好的就业岗位,很多人就回来了。”

  荆州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黄传忠认为,留守儿童之所以大幅减少,一方面是大量父母回乡了,另一方面是很多孩子追随父母进城了。背后的原因,则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产业迁移加速,江汉平原小龙虾、螃蟹养殖等特色农业大发展,培育了大量就地就近且收入较好的岗位;大量新生代农民工经过多年打拼,在城市扎根立足。同时,荆州建立了全社会联动关爱留守儿童机制,为孩子与家长团聚创造各种有利条件。

  据统计,荆州通过开展“春风行动”等活动,共引导17367名在外务工人员就近就业。该市农业部门大力培育家庭农场、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现已分别达6849家和7136家。荆州外出务工人员总量,已由100万左右的峰值,下降到70多万。 “农村留守儿童问题,是特定历史时期不可避免的阵痛,带有明显时代烙印。”卢文博认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进步,转机已经出现。现在,能“劝回来”的家长多了,能“劝带走”的孩子也多了。坚冰逐渐融化,留守儿童难题正加速化解。(记者张磊通讯员黄垦廷王文初)


0
编辑: 袁超伟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