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不可言!沙市这个姑娘伢,把周记写成了奇幻小说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荆州日报 时间:2018-12-05 08:21

  周记,顾名思义,记录本周学习生活点滴。而沙市一中的初一女孩张景雅却把原本记录现实生活的周记写成了一篇文采飞扬的奇幻小说,以此来纪念自己与澳大利亚好友阿雅的友谊。

  3日,张景雅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朱明英和往常一样,检查学生们的周记作业。当翻阅到张景雅的周记时,朱明英感觉眼前一亮,她不禁为学生的才华叹服,便忍不住第一时间将这篇奇幻小说分享到了自己的朋友圈,引来众人纷纷点赞。

  记者看到,这篇奇幻小说记录了两个主人公慕斯与奥菲找水的故事,分设7个章节:《奇怪的女孩》《丢失的瓶子》《寻找味道》《特别的味道》《银白的列车》《最纯粹的》《尾声》。朱明英对这篇奇幻小说的点评是,“奇的是玄想,妙的是构思;奇妙的是景、境、人的创设与融合。美的是语言,丽的是意境,美丽的是神话般的友谊,是玄想,是梦想,是理想,更是对唯美的纯碎的友谊的渴望!”

  4日下午,记者来到沙市一中见到了张景雅。

  “这篇小说来源于自己的生活。”张景雅介绍,2017年暑期,她结识了一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澳大利亚籍混血女孩阿雅。小说里的人物“慕斯”是她本人,“奥菲”是阿雅。小说里所讲的“找水”过程实为她带着阿雅逛荆州,了解荆州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的过程。张景雅说,阿雅也常和自己分享澳大利亚的学校、生活、习俗。虽然两人语言上交流并不十分顺畅,常常是中英文随意切换,但彼此交往很开心。

  说起文学创作,张景雅说,这得益于她广泛阅读和爱观察身边事和人,积累优美的词句等。

  在朱明英眼中,张景雅是个很有灵气的孩子,能写出这篇小说并非偶然。她一直用心看这个世界,用情感受人、事、景,做到了一般的孩子“看”不到的情理。学生写作须做到广泛阅读,留心观察生活。具备了这两点,才会迸发出思想火花,写作不会出现无话可说的情况。

  附全文:

  亲爱的你,来自香水小镇

  沙市一中 初一(3)班 张景雅

  2018年11月24日 星期六 晴

  本文献给来自远方的朋友,愿她喜欢这个奇妙的故事。

  一、奇怪的女孩

  放学后,慕斯路过海边,瞅见一个小孩。那小孩站在海边桥沿上,探着头不知在干什么。

  天哪!她心里大喊,急忙跑过去,一把将小孩从高处拉下来,叉着腰,用大人的语气说道:”多危险啊!你怎么能站到这上面去?”

  这个小孩没有看他,仍旧看着海里,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慕斯皱眉,刚想继续说,却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个小孩儿有点怪!

  仔细打量,小孩应该和慕斯一般大,赤着脚,穿着洁白的连衣裙,一头蓝色的过肩长发,眼神无比忧郁,脖子上戴着一个水滴状的绿水晶吊坠,身上有一股莫名的清香。

  没错,就是这清香,你说怪不怪?

  慕斯吸了服鼻子,觉得香味更浓了。味道簇拥在一起,像一丛青涩的树叶。

  “掉到哪里了呢?”小孩突然说话了她蹙着柳叶般的眉毛,难过而焦急地自言自语,“这该怎么办呢?”

  慕斯深吸一口香气:“你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这里我熟,也许可以帮你找一找。”

  小孩儿听了这话,蓝色的瞳孔亮起来,惊喜地看着慕斯,”我丢了……两个小瓶子。”她想了想,伸出手比划着,“喏,拇指这么大,有蓝色软木塞。”

  慕斯看了看浪花朵朵的海面,问:“你确定掉进了海里?”

  “不太确定……小孩低下头,双手拧在一起。

  “是怎么丢失的呢?”慕斯抚了抚额头,向小孩伸出了手,“我叫慕斯,你叫什么?”

  “你好,慕斯,我叫奥菲。”小孩脸红地伸出手。

  接着她开始回忆,我当时坐在列车上,被地上的风景吸引,就打开窗户,风实在太大了,将我挂在脖子上的瓶子吹了下去,我不得不要求停车……”

  “停,停!"慕斯愣了一愣,忙打断,你的意思是……列车在天上?这怎么可能!”说完她盯着奥菲。“嗯,那是一辆在天上行驶的列车。“奥菲眼眶里突然弥漫了一层水雾,然后水雾都要滴下来啦。

  慕斯默默地点点头。

  抽泣中,奥菲把瓶子丢失的过程补充完整了。听完,慕斯眼前一亮:“你说瓶子从海面上方掉下来,那它肯定保持一定速度朝前飞去了,按照列车行驶的方向,瓶子最应该掉在海滩上!”

  二、丢失的瓶子

  此时已是傍晚,落日的余辉酒在海面,反射出一溜儿金色的光茫。若有若无的清香从奥菲的身上教发出来,干净而清新。

  太阳落进海里的一瞬,奥菲惊喜地喊到:“找到了!”

  她将两个半埋在沙子里的玻璃瓶扒出来。

  这是两个拇指大的圆柱形瓶子,被一根红色的鱼带绑在一起,瓶身十分透明,瓶口被荧蓝色木塞紧紧塞着,里面空无一物。

  奥菲擦掉上面的细沙,兴高采烈地挂在脖子上,想了想,又取下来,绑在了手腕上,小瓶子“叮叮当当“一阵晃动,像灵动的蝴蝶。

  奥菲感激地朝慕斯鞠了一躬:“慕斯,谢谢你!”

  慕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找到就好……哎呀,天都黑了!”其实啊,慕斯心里在嘀咕,在天上行驶的列车,现实会存在吗?肯定不!既然已经帮她找到了瓶子,那就告别吧。

  “奥菲,再见了!”慕斯挥挥手,朝家跑去。

  第二天,莫斯去上学,路过海边,惊讶地发现奥菲又在看海。

  她疑惑地过去:“嘿,奥菲,你在干吗?”

  我在寻找东西。”奥菲见到慕斯,郁闷地回答。

  慕斯一听这话,心里琢磨:“怎么她总在找东西?真是奇怪!”嘴上问:“找什么?”

  “找属于我的味道。 ”奥菲有点儿神秘地说着,眼神却黯淡下来。

  “你的味道?”慕斯糊涂了起来,你身上不是有森林的味道吗?”

  “不,那不是我的。”奥菲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坠,“你说的是森林香水的味道,看,这水晶里就有一滴香水,但这是我妈妈的香水,是我生日时她送给我的礼物,不是我的。”

  “好吧,好吧,“蒙斯不知道奥菲脑袋里都装得些什么,只能扁着嘴,“商店里有那么多香水,你去买一瓶不就好了?”

  “买来的也不是我的。奥菲马上摇头:“我必须找到属于自己的味道. ”

  说到这儿,奥菲的情绪更加低落了“如果我的瓶子不突然掉下来,我会坐车一直到人迹罕至的地方,那里有各种纯粹的味道,唉……这里的香味都不干净,只有最纯粹的味道才能形成香水。”

  慕斯愈发头疼了,她摊雄手:“但那里连人都没有,谁去生产香水呢?”

  “自己收集啊,我的瓶子遇到能生产出香水的味道会有反应的。”奥菲叹着气说,“可我没有时间了,我本来有十天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七天后,列车会再次降临,如果我找不到……”

  奥菲的眼泪瞬间涌出来”我就永远回不了家了!”

  慕斯慌了,马上安慰起她来:“我帮你!这里也有很多味道呢!总有合适的,不是吗?”

  三、寻找味道

  “可为什么你要制作香水呢?”慕斯一屁股坐在沙滩上。

  奥菲挨着坐下,抿着嘴,露出犹豫的神色,但马上被坚定取代:“我家乡的事,是不能告诉别人的.....但我决定告诉你,因为你帮了我。”

  慕斯突然觉得奥菲严肃起来,于是她坐直身子,认真看着奥菲。

  奥菲缓缓地说:”这是一个考核,我的家乡叫香水小镇,是盛产香水的地方,那里的每个人都能制作出最美妙的香水,但是,在成为香水师之前,必须要先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味道。我们用小瓶子把味道装进去,变成伴随自己一生的香水……把它带回去,就算完成了考核,没有完成的将被取消成为香水师的资格,并且永远不能返回家乡。”

  慕斯开始相信这一切了,她望了望大海:“那……海洋的味道可以吗?”

  奥菲摇摇头,失落地说:“也许深梅的味道可以,但是这里被污染了,味道已经不再纯净,这种味道是不能变成香水的。”

  “别泄气!“菜斯拍拍奥菲的肩,”作为朋友,我会帮你的。”

  奥菲一愣。朋友?朋友。

  她突然站起来,拍掉身上的沙土,再次朝慕斯深深鞠了一躬,眸子闪闪发亮,大声说:“慕斯,谢谢你。”

  于是,为了帮助奥菲完成考核,慕斯一下课就跟她碰面,寻找能制作香水的纯净味道。

  第一天,在沙滩上,在贝壳间,在海风中,她们找到了”哗啦哗啦“沙子的味道,找到了“啪嗒啪嗒”生命的余香,找到了“呼噜呼噜”风的香味。

  第二天,两人在青苔小巷中,在老房子里,在高耸入云的大楼前,同样找到了很多味道,那是青苔嘀塔嘀嗒的幽香,尘土籁籁掉落的腥香,混凝地喇拉喇拉的噪香。

  两人找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第三天,她们找到的是学校里桂花那荡来荡去的甜味,路边一朵米兰傲然挺立的浓香,蓝色风信子飘荡的淡雅香气,楝树紫红花蕊酸酸的芬芳……

  一直找到第七天……

  两人一直找啊找,还找了各种美食的香味,各种书本的味道,甚至不同时刻的阳光的味道。

  但是这些味道,要么不够干净和纯粹,要么没有浓郁到可以制作出香水,总之,当奥菲拿出她的玻璃瓶子,拔掉那蓝色软木塞的时候,那瓶子毫无反应。

  如果遇到纯粹的味道,瓶子是会欢快地蹦跶个不停的!

  四、特别的味道

  奥菲伤心地坐在海边,海风吹得她的蓝发飘荡起来。

  “奥菲,如果……”慕斯疲惫地把书包搁在一旁,担心地问:“如果没有制作出香水来,那你真的没有办法回家了吗?”

  这话刚落,奥菲突然闻到一股特别好闻的味道,这种味道十分独特,跟她这几天寻找到的味道都不同,但是这味道一下子被她身上涌出的森林香水味冲淡了。她已经没有心情再去注意这股转瞬即逝的味道。

  此时她看起来憔悴极了,眼睛有些红肿,低着头说“要国家就必须登上那辆列车。明天,列车会再次降临这里,但车票就是香水,我又没有车票……”

  慕斯觉得事态一下变得严峻起来,她想:奥菲回不了家该有多么伤心啊!想到这儿,她攥紧了拳头。

  这时,那种特别的香味再次出现了,那两个绑在奥菲手腕上的小瓶子猛地颤抖了一下。

  这让奥菲张大了嘴巴!但仅仅是一瞬,水晶里涌出的森林香水又遮盖了一切,香味消失了,小瓶子再次恢复了平静。

  慕斯显然没注意到瓶子的动静,挎上书包,说:“奥菲,既然我答应帮助你,就会帮到底的!现在我们去商店。”

  “去商店干什么?”奥菲疑惑地问.

  “买香水。”慕斯拉着她跑起来,“明天列车到来,我送你上车!”

  奥菲知道慕斯要帮她作弊,但她实在无能为力了。

  路上,她问慕斯:”你有没有闻到一种不一样的,甜甜的,有点儿……让人蠢蠢欲动的味道?”

  慕斯皱起眉头,一脸疑惑:“没有啊,我只闻到了你吊坠里森林香水的味道。”

  奥菲有点儿怀疑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五、银白的列车

  第二天一早,两人找到一处茂盛的花丛。

  雾气弥漫。两人心情忘忑,缩着肩膀,面朝东方,默默地等待着……鲜花盛开的时候,去往香水小镇的返航列车就会再次出现。

  奥菲紧张不安地攥着装满玫瑰香水的瓶子,这是两人跑遍所有商店,选择的一款十分浓郁的香水,昨晚,奥菲将它们装进了自己的瓶子里,虽然当时两只并瓶子发出不满地咕咕声,像是在强烈抗议。

  雾气渐渐散去,第一缕阳光穿透遥远的云层,酒在两人面前郁郁葱葱的三色堇花丛上。微风袭来,沉睡了一晚的花儿们仿佛苏醒过来,蠕动着纤细的腰肢,轻轻地优雅地探出头。

  一朵,二朵,三朵……无数暗绿色的花蕾簇拥在一起,在这一刻,仿佛一片点燃的烟花,“呼”的一下,骤然乍放出炫目的神光。

  阳光挥洒间,花丛与天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铁轨,低垂着,从两人一边穿过,又重新冲上云端,像一个大写的U。

  轰隆隆,轰隆隆。

  一声长鸣,银白的列车出现在天际,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泻而下,然后“嘎吱嘎吱”地缓缓滑行起来。

  这是一辆十分华丽的列车,整个车身镂刻着星星各种模样的玻璃瓶。透过水晶车窗,还可以看到里面很多兴高采烈的蓝头发的孩子。

  孩子们说笑着,胸前挂着沉甸甸的,五颜六色的玻璃瓶。不用问,那里肯定装着他们引以为豪的属于自己的味道了!

  慕斯看到奥菲神色低落,便伸出手拍拍她,小声说:“不论怎样,我都会让你登上列车的!”

  奥菲重重地点点头,重新打起精神。

  列车终于停了下来,白银般锃亮的车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六、最纯粹的

  一只雪白的大兔子跳了出来!慕斯吓了一跳。

  “亲爱的客人,请出示您的车票。”兔子站立着,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香水鉴定仪,用清脆的声音说道。

  奥菲看了看慕斯,颤抖着拿出自己的瓶子,拔掉软木塞,轻轻朝鉴定仪中滴入一滴香水。

  香水“啪”的一下落进鉴定仪底部的托盘上,简直像砸在了奥菲和慕斯的心头。

  两人日不转睛,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鉴定仪毫无动静,那透明的托盘旋转着,突然发出“嘀”的一声尖鸣。

  这简直是一道让人绝望的魔音!奥菲脸色苍白,身子颤抖起来。

  一旁懒洋洋的兔子,红色眼睛里顿时闪过莫名的光芒:“尊敬的客人,您的车票不合格。很抱歉,列车现在要重新出发了。”

  说完,他跳到车上。

  车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眼看就要关闭了。

  “不!慕斯一咬牙,当机立断地伸出手,拉住即将闭台的车门,“不能走,奥菲还没有上车!”

  可是大车已经发出“扑哧扑哧”令人惊悸的闷吼声了。“香水不合格,是不能登上列车的,”那只兔子说,“如果你们能在列车消失前找到合格的香水,列车还可以再给他一个机会。”

  兔子说完,火车便咆哮一声,轰隆隆地慢慢动起来。

  慕斯焦急地扒着敞开的车门,突然抓起奥菲的手,跟着列车跑起来:“快,趁门没关赶紧进去!”

  奥菲早已被害怕和难过的潮水淹没了,没听见慕斯的催促。

  列车渐渐加快,两人跑得有点儿跟不上了,但慕斯还死死抓着车门。眨眼间,列车慢慢升高,带着渺小的两个人,开始向天上飞去。慕斯艰难地将奥菲朝自己这边拉了拉,迎着狂风喊:“快上去,不然来不及了!”

  奥菲终于反应过来,但列车猛地一个颠簸,两人再也承受不住,被甩飞了出去。

  狂风卷过奥菲,卷起她汹通而来的泪水,卷起她哽咽的话语:“慕斯……真的谢谢你,你帮助我,可是我连累了你……”

  “我们是朋友!”慕斯甩甩头,强迫自己镇定,她并不后悔,她拉紧奥菲的手,我们不能就这样放弃!”

  可是,不放弃又能怎么办呢?奥菲伤心地想,她绝望地看了看下面。

  一阵旋转的气流袭来,奥菲的水晶吊坠一下卡在了慕斯的书包带上,“啪”一声绷断了。

  无比浓郁的森林香味从吊坠的裂口处涌出来,升腾成一团青蒙蒙的雾气,然后又被狂风次得不知所踪。

  下一瞬,奥菲又闻到了那种转瞬即逝的特别味道,不过此刻,没有了森林香水的掩盖,这味道如此地芳香,黏稠得让人觉得像陷入了淤泥里……

  奥菲手腕上的两只瓶子发出畅快淋漓的笑声,它们居然自己腿掉了木塞,倒出了劣质的香水,向着慕斯,向着包裹着她和奥菲的味道张开了口。

  “呼哧,呼哧”

  一股股暖黄色,透明丝线般的香味从两人身上蔓延出来,纠缠着,纷纷钻进了两个瓶子。

  这些来自两人身上美妙的,特别的,最纯粹原始的味道,就变成了两瓶晶莹剔透的香水。

  奥菲和慕斯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即将消失在天际的列车,也在此刻转了个方向,腾龙一般过来,接住了掉落的两人。

  七、尾声

  “轰隆隆,轰隆隆。”

  列车发出一阵畅快的尖鸣,援缓朝远方驶去。

  奥菲趴在窗上,对慕斯喊着什么。她手腕上缠着一个盛满黄色香水的玻璃瓶,轻轻摇晃着。奇怪的是,只有一个瓶子,另一个呢!

  慕斯朝他挥手告别。

  她攥紧了手,手里是另一个瓶子。

  她知道,这里装满的是她和奥菲的味道,是朋友的味道。

  她也听清了,奥菲在喊:“谢谢你,亲爱的朋友!”

  是啊,亲爱的朋友,我们还能再见吗?

  会的。

  因为终有一天,鲜花盛开的那一刻,天空会再次出现一条黑色的铁轨,银白的列车轰隆而过,载着来自香水小镇的访客。


0
编辑: 刘荣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