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行:明末兵部尚书的自裁之地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荆州新闻网 时间:2019-02-26 08:59

  荆州新闻网消息(特约记者 张俊)一个人有了钱,既离不开市井生活圈,又想独居一隅安享清幽,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闹市中择地建一园林住宅。这大概就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在《中隐》诗中所表达的“不如作中隐,隐在留司官。似出复似处,非忙亦非闲”的理想生活状态。

  古代沙市的一些致仕乡宦是很乐衷于“中隐”生活的。明清时期,在沙市一地就建有不少类似苏州拙政园的园林住宅,如明代做过中丞的张汝济在今南湖建过平楚园,清康熙年做过兵部侍郎的张可前在今梅台巷建过梅园,清乾隆年做过福建巡道的墙见羹在今胜利街东段建过碧园(后改为邓家祠堂)。此外,还有人建有知足园、怡园、宝绘山房、周氏菊园等,大大小小共有二十多处。但其中知名度最高的恐怕要数明代的徐家花园了。

  明万历年做过右佥都的徐矿从京城回乡后,曾在今沙市中山公园内建了徐家花园,其具体位置据清光绪《沙市志略》记载:“于遨游冢(今孙叔敖墓)后,因址构园,颜曰:‘江皋学圃’。中有步香亭及梅岭、桃坞诸胜”。徐家花园之所以名气大,倒不是说这座园子建得如何地精巧或宏大,而是它与一个历史名人在此自杀有关,这个人就是明崇祯年拜兵部尚书(相当于国防部长)、总督军务的杨嗣昌。

  

  杨嗣昌,字文弱,自号肥翁,湖广武陵(今湖南常德)人,其父杨镐曾任兵部右侍郎兼三边总督。杨嗣昌在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中进士,崇祯十年(1637年)出任兵部尚书,翌年入阁,深受崇祯皇帝信任。但杨做官时的命不好,恰逢李自成、张献忠义军起兵的多事之秋。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杨嗣昌向崇祯皇帝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张网”之策以镇压农民军,同时还主张对犯疆的清军议和,可惜他的计划未能成功。崇祯十二年(1639年),他以“督师辅臣”的身份前往湖广围剿农民军。

  

  杨嗣昌虽然在四川的玛瑙山大败了张献忠,但随后却被张献忠致敌战术牵制,疲于奔命。崇祯十四年(1641年)张献忠破襄阳,杀襄王朱翊铭,此时身患重病的杨嗣昌正在沙市的徐家花园养病。

  中山公园建园前的徐园(邓嗣明《三楚名镇》)

  关于杨嗣昌来沙市徐家花园的经过,当代作家姚雪垠在其名著《李自成》中有段叙述:

  “沙市在当时虽然只是荆州的一个市镇,却是商业繁盛,在全国颇有名气。清初曾有人这样写道:‘列巷九十九条,每行占一巷;舟车辐辏,繁盛甲宇内,即今之京师、姑苏皆不及也’。因为沙市在明末是这般富裕和繁华,物质供应不愁,所以杨嗣昌将他的督师行辕设在沙市的徐园,也就是徐家花园。”

  

  或许是长年的操劳和征战的疲惫让杨嗣昌患上了沉疴,因而当杨闻听襄王朱翊铭被杀的消息后,他害怕崇祯皇帝会派锦衣卫来捉拿他问罪,于是在惊惧交加中自杀而亡,时年只有五十四岁。

  清人王伯川说杨嗣昌是“投缳”而死,即上吊死的,但是姚雪垠在《李自成》书中则说是服砒霜而亡。且不管杨是如何的死,他在徐家花园离开人世的那一刻,应该是园中梅岭的梅花开得正盛时。他能在鲜艳如血的花丛包围中,嗅着梅香撒手人寰,也许多少会有几分欣然感吧?

 

  如今在孙叔敖墓后又建起了一座梅园,这是为被司马迁称为“天下第一循吏”的孙叔敖而建的。也不知这座梅园是不是就建在当年徐家花园的梅岭处。

  据沙市文献记载,在抗战之前徐家花园尚留有一亭,悬于一座水塘的中央,亭匾为“飞阁留丹”四字。此外,当年还有一块石碑也一直矗立在公园中,但“文革”时被红卫兵毀掉了。

  每次去沙市中山公园的梅园,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杨嗣昌。他应该是个大胖子,否则怎自号“肥翁”?他上吊时那得多粗的绳子才能承受得住他那庞大的身躯呀。

  杨嗣昌是风云人物,几百年来其阴魂早已随风飘散,但他在徐家花园自尽的事却是沉淀在沙市这块土地上的。如果有可能,是完全可以在今梅园内为他置一卧石碑的,上面只需刻六个字:杨嗣昌自杀处。

 

  一个历史名人且不论他在历史上的功过,但经历大事受挫,敢于自杀,以死谢罪,也算是个有血性,为国尽忠的人!而对于这样的人,今世的人们是不应该遗忘的,也是应该以适当的方式加以纪念的,否则胆小如鼠的人就会多如牛毛,打起仗来就会很麻烦了。


0
编辑: 任前臻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