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磨砺国之重器--中国石化机械公司高级专家吴汉川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荆州日报 时间:2019-09-09 10:58

  他,凭借着“引智借脑”,以为国分忧的满腔热忱,用10年时间走完了国外先行者50年的“压裂”之路;

  他,瞄准世界压裂装备技术最前沿,带领团队生产出了2500型、3000型、5000型压裂装备,创造出多个中国第一、世界第一,不断推动中国压裂装备技术迈向世界先进水平;

  在他的传帮带下,一大批青年技术骨干迅速成长,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压裂技术栋梁之材;

  ……

  他,就是中国石化机械公司高级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吴汉川。

  多年来,吴汉川带领团队埋头深耕压裂技术装备研发,打破多项国外技术垄断,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作出积极贡献,让世界一次又一次惊叹中国自主创新力量。

  初心似磐石:让世界对“中国制造”刮目相看

  8月20日早上7点50分,59岁的吴汉川像往常一样,准时走进他在中国石化机械四机公司的办公室。处理邮件、研究讨论现场技术问题、召开项目协调会议……吴汉川的桌子上、书架旁、电脑里,堆满了各种纸质、电子技术资料,他始终紧盯着压裂技术发展前沿。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其实,吴汉川是国内极少数最早接触固井压裂设备技术的人之一。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四机公司从美国引进压裂机组设计制造技术,不到30岁的吴汉川从研制抽油机转身投入到固井压裂设备研制领域。

  “说是引进技术,实际上引进的是一堆图纸。几十箱图纸摞起来就是一座山,每张图纸似天书一般。”吴汉川回忆说。“别说大作为,能读懂国外图纸和工艺并生产出满足技术标准的合格产品就谢天谢地了。”

  从“山底”攀登,难度可想而知。吴汉川和同事们不畏艰难,从零起步,产出了国生内第一套800型、1000型、1800型、2000型压裂机组……凭借着“引智引技”的“撑竿一跳”,吴汉川和同事们用10年时间走完了国外先行者耗时50年的“压裂”之路。

  然而,一味地依赖于国外技术,就永远只能跟在别人后面跑,甚至会被“卡脖子”。

  果不其然。2005年北京举行压裂设备招标会,四机公司没有拿到一张订单。吴汉川和同事们眼睁睁看到压裂机组的合同全部被外国人“抢”走。

  会上,大洋彼岸“山姆大叔”投来的不屑目光,深深刺痛了吴汉川。

  “引进技术永远是嚼别人嚼过的馍,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吴汉川痛定思痛,下定决心,“在日趋激烈的全球

  综合国力竞争中,我们没有更多选择,非走自主创新道路不可。”

  誓言无声。回到四机公司,吴汉川一头扎进办公室、生产车间、油田现场,把理论和实际、先进技术和作业现场需求紧密结合起来,向专家请教,向工人师傅学习,经常忘了晨昏暮晓,衣服上经常油渍斑斑……

  转眼到了2007年初,在北京中国石化川气东送装备采购会上,大咖云集,智慧闪耀。北美2家著名油服公司和四机公司三方同台竞标5亿元的4套大型压裂机组。

  “山姆大叔”居高临下,非我莫属,做梦也没有想到这里成为了他们的“滑铁卢”之战。

  “我们结合中国地缘、地物、地构,不断推陈出新本土重器,用了6年时间向2500型大型压裂机组作世界级冲顶。机组采用网络控制、混砂车自动控制等专利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吴汉川作为四机公司的技术代言人,在会上发表总结陈述。会场上,老外们听得目瞪口呆。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4套机组被四机人“一揽子”提走了,这一举惊呆了世界。

  名匠铸利器:“高精尖”国产压裂装备享誉世界

  21世纪初,美国掀起“页岩气革命”,大多数国家受制于高技术门槛,只能望“气”兴叹。

  此时,页岩气在中国刚刚起步,有专家形容,我国南方页岩气藏犹如被摔碎的“瓷盘”,深埋在大山中,开采难度远超过美国,一些国际油服“巨头”出现严重的“水土不服”。

  时不我待!2010年7月,四机公司迎难

  而上,申报的“3000型成套压裂装备及应用示范工程”项目作为国家“十二五”科技重大专项科研项目,通过立项论证。

  页岩气开发最关键的技术是分段压裂。当时,这类技术在全世界是领先的,技术被层层封锁。

  怎么办?与国内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密切合作,理论研究、基础开发、对比论证、试验验证……为了攻关,吴汉川团队常常一天伏案十几个小时,脑子里全是数据和方案。有时晚上睡觉突然来了“灵感”,一奋战就到了黎明。

  一个人,当他把个人理想自觉融入国家发展伟业时,任何危险、困难都阻挡不了他前进的脚步。

  上百套仪表,数千个大小阀门,近两万米粗细管线,都要在设计中做到准确无误、万无一失,吴汉川带领团队反复修改。等到试制阶段,操作人员按图索骥开始生产,吴汉川经常忙得脚不沾地,这个找、那个叫,这边开会、那边答疑,没日没夜,吃住都在办公现场。

  功夫不负有心人。短短3年,吴汉川团队成功研发世界首套车载式3000型压裂机组。

  2014年,中石化宣布,涪陵页岩气田提前投入商业生产。涪陵焦石坝,一跃成为国内页岩气开采技术比拼的竞技场,一旦不符合要求,就可能被挤下“擂台”。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吴汉川团队设计的3000型压裂机组大显身手,成为这块战场上唯一的“巨无霸”,一举创下单平台装机功率最大、连续作业时间最长、整体网络控制设备数量最多等多项新纪录。

  察势者智,驭势者赢。站在压裂的最前沿,吴汉川带领团队又把眼光投向了“电动革命”:立足推动压裂装备从柴油驱动向电驱动转变。

  油气开采,能否在致力降本增效的同时,恪守环保理念,以更经济更高效更绿色的方式护祖国“绿水青山”?

  再攀高峰!目标不是“追赶”,是“颠覆”。作为“十三五”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深层页岩气开发关键装备及工具研制”项目的标志性成果之一,去年,吴汉川团队研发出的电驱动压裂机组4500型、5000型投放涪陵、大庆、吐哈,一举赢得用户青睐。

  更令人惊喜的是,新产品在环保、噪音、节能等方面优势凸显,昔日轰鸣的压裂施工现场变得静悄悄,施工动能成本还降了三分之一。

  梦想绽芳华:“匠心筑梦”点燃传承之火

  “我的初心使命是什么呢?如果用四个

  字来概括,那就是:国家需要!”

  一直以来,吴汉川曾经最大的梦想是“我为祖国献石油”,他自己几乎把一生献给了国家的压裂装备事业,不懈追求,不断创新,报效国家,奉献人民。

  如今已经59岁的他,头上可谓“挂”满各种光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第二届“感动石化”人物……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成绩的取得绝非易事。在吴汉川看来,成为一名合格的石油装备专家,必须具备“勤奋奉献”、“不懈创新”“团结协作”的特质。

  一直以来,吴汉川还有一个鲜明的标签:“喜新厌旧”。

  从引进图纸到看懂图纸,从看懂图纸到绘制图纸,从绘制图纸到修改老外的图纸,从修改老外的图纸到创新研发自主技术,从创新研发自主技术到抢占环保压裂装备制高点。吴汉川的“图轨迹”正应了他的那句口头禅:“技术不能领先,就不算创新。要创新就必须‘喜新厌旧’。”

  而正是这种“喜新厌旧”,帮助吴汉川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业界传奇。

  自尊的吴汉川,还特别喜欢和强手过招。这些年,吴汉川一直关注世界最前沿压裂的走势图,每年他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国内各油气田驻队现场跟踪。

  风雨无阻奋进路。从美国休斯顿到中国北京、从重庆涪陵到黑龙江大庆……吴汉川不属于那种“坐”得住的人,“不安分”的他在石油石化国际装备展览会上向国内外同行作报告,在学术交流会议上与院士专家对话,在无垠的山野里、偏僻的油井处,与设备作业人员交流。有人粗略统计过,十多年来,他行程数十万公里,只为不断改进革新装备研发,让它更适合中国需要。

  器物有行,匠心无界。

  “只有不懈创新,才能使我国压裂装备研发制造实现质的飞跃,使我国成为世界能源装备强国。”吴汉川的心里,始终有一个自主

  创新的强国梦。

  在吴汉川看来,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只有把技术传授给更多人,科研创新工作才会持续下去。

  一个手掌,摊开是指头,握紧是拳头,指头强不等于拳头硬,只有五个指头牢牢握在一起才具有力量。

  这些年,吴汉川始终带领团队一起成长,一起进步。目前四机公司固压产品研究所27人,平均年龄39.5岁,承担国家级科研项目课题4项,拥有国家专利60余件,制修订行业标准6项,参加国家“十二五”重大科技成就展,捧回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副所长王云海告诉记者,团队里有湖北省“青年岗位能手”“优秀知识型员工”,有“闵恩泽青年科技人才奖”获得者,团队还荣获“中国石化优秀创新团队”称号。

  以身许国。今年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吴汉川虽然已近退休之龄,但仍在为他终身奋斗的事业奉献着光与热。(记者李天然通讯员付喜燕庞坚)


0
编辑: 韩芳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