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元坤扎根基层文化工作38年 以文化人和谐乡邻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湖北日报 时间:2019-09-10 09:00

  图为:雷元坤在整理图书。

  文/图 湖北日报见习记者 张双双 通讯员 王文初 夏峻

  今年7月,全国政协在北京召开“加强农村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建设”专题协商会,公安县狮子口镇综合文化站站长雷元坤与会,他建言“乡镇文化站要有人有场地有经费”,道出了许多基层文化工作者的心声。

  公而忘私,保住阵地守初心

  1981年,26岁的雷元坤是一名农村电影放映员,爱好文艺。有天在杂志上看到有的乡镇建有文化站,激起了他的文化热情,主动请缨开办文化站。

  放映队腾出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摆了一方木桌和几本连环画,雷元坤在木板上写了文化站几个字,挂在门前大树上,文化站就算“挂牌”成立了。

  标准的光杆司令,一块牌子、一张桌子、一方印章、一个人,没场地、没经费、没老师、没队伍。

  艰苦的条件浇不灭他干文化的初心。雷元坤四处奔走,筹资金,揽人才,用两年时间修建了两层楼房,文化站有点模样了。

  1995年,文化站筹资维修,欠下债务30多万元。为还债,雷元坤想尽办法,向上争取资金,到中小学放映爱国主义教育电影,引进剧团演出,与文化沾边又创收的事,都干。

  10年后,还有6万多元债务。2007年春节前,债主陆续上门,要他把文化站卖了还钱。面对债主的逼迫,雷元坤把妻子的下岗安置财产抵了出去,又向在外打工的女儿借了几万元,终于还清了债务。

  全县各乡镇文化站情形基本相同,狮子口镇文化站是唯一没有变卖资产的乡镇文化站。

  “当时几乎要断炊,但文化站的阵地不能丢。”直到现在,雷元坤也没钱买房,全家住在文化站里。

  钉在基层,扛回多块“国字”招牌

  阵地保住了,但设施陈旧,经费匮乏,人才缺乏,怎么办?“农民有需求,得让农村文化‘活’起来。”雷元坤为自己鼓劲。

  2007年开始,雷元坤在上级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将文化站整修改建,将原影剧院改建成文化活动中心。现在,文化活动场地2700多平方米,图书室、电子阅览室、乒乓球室、露天舞场等一应俱全,全天免费开放,成了全镇最热闹的地方。狮子口镇综合文化站被授予“国家一级文化站”和“湖北省最美文化站”称号。

  近年,公安县持续加大对农村文化建设的投入,全镇17个村都建起了农家书屋,80%的村建起了文体广场,配备了文体器材,群众休闲娱乐有了好去处。“过去老百姓往牌场跑,现在往广场跑。”雷元坤最感欣慰的是,农村文化赶上了好时代。

  雷元坤遍寻全镇民间艺人,帮助每村成立一支30人以上的舞蹈队,还聘请老师培训、编排节目。成立书画协会和球类、棋类协会等组织,每年举办舞蹈、书画培训班,组织文化下乡惠民活动60多场。狮子口镇荣获“中华诗词之乡”“中国楹联文化镇”等称号。“全镇14个村文体活动中心建设,都是他现场监工。镇里所有演出活动,都是他策划编排导演、组织开展。舞文弄墨的多了,唱歌跳舞的多了,扯皮拉筋的自然就少了,乡风文明,面貌清新。”镇党委书记马云对雷元坤赞不绝口。

  雷元坤先后被评为全省文化系统先进个人、全省优秀文化站长。

  忘我投入,以文化人建设文明乡村

  38年间,文化站春节从不打烊,雷元坤也10多年没回父母家团聚,留在文化站准备各类新春节目。

  父母一直由他的兄弟姊妹照料,前几年,雷元坤把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接到身边,也是妻子张科珍在照料。此次参加全国政协专题协商会前,父亲病重,他非常想在床前尽孝,最后还是去了北京,“亏欠家人太多,只有加倍努力,做出成绩,才对得起他们。”

  他的心总在工作上,夜半时分,上一秒还鼾声四起,下一秒突然爬起来,在本子上记下明天要做的事情,妻子常被他吓到,雷元坤解释,“事情太多,不写下来忘记了,可不好办。”

  不必要的人情往来,他从不参与。2016年母亲去世,他悄悄回家奔丧,接到找他的电话,谎称在外出差。

  搞文化工作,最终是以文化人,建设文明乡村。2014年,两名村民因地盘产生矛盾,双方亲友助阵,冲突在即。有关方面现场协调,雷元坤一番话制止了纷争,“十多年的邻居情,几代人的乡情,不能说丢就丢;砸了人家东西打伤了人,肯定要负法律责任;今天打完架,明天怎么见面?今后如何相处?”双方就此“息战”,坐下来协商解决。“读书唱歌跳舞是文化,为老百姓宣理讲法,化解纠纷,也是文化,我愿意毕生都做这件事。”雷元坤说。


0
编辑: 柯亚琴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