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无眠 换你安枕”——走近五大湖泊“守夜人”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湖北日报 时间:2020-07-14 08:44

  眼下,防汛救灾工作处于关键阶段。

  千湖之省,湖泊水位居高不下。省防办通报:7月13日20时,梁子湖水位20.93米,超警戒0.43米;斧头湖水位24.15米,超保证0.21米;汈汊湖水位26.42米,超警戒0.72米;长湖水位33.56米,超保证0.56米;洪湖水位27.08米,超保证0.11米。“五大湖泊”全部超警戒水位,其中3个超保证水位。

  牢牢守住大江大河大湖大库安全度汛底线,最大限度减少内涝内渍。我省各地干群一起绷紧弦,共同防大汛。

  7月14日零时左右,湖北日报5个采访小分队分别走近“五大湖泊”,走向湖堤那些不眠不休的守夜人。

  夜深沉,那里却有星星点点的灯光,有一双双警惕的眼睛,有往来穿梭的身影……

  洪湖:

  累了一天的村民们继续战斗

  7月14日零时,洪湖三八湖垸堤暂别白天的喧腾,一片宁静。连绵的灯带蜿蜒成长龙,把堤面的水泥路照得雪亮。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跟随三八湖垸防汛指挥部副指挥长李启武夜巡。堤面上,一束束移动的灯光不停闪烁。

  “那是巡堤查险人员的手电光。白天这里经历了一场激战,夜里我们更不敢放松警惕。”李启武说。

  7月13日,洪湖水位与三八湖垸堤齐平,部分堤段出现漫堤、散浸、管涌等险情,威胁垸内近1200户村民、近万亩鱼池的安全。指挥部组织垸内500多名劳力加筑子堤、抢险排险。空降兵某旅300多名官兵也紧急驰援参与抢险,兵民携手苦战一天,在一段400米长的围堤上加筑了高0.5米的子堤。

  堤防暂时安全了,但湖水还在缓缓上涨,累了一天的村民们夜里继续投入战斗。

  在杨嘴村段面,村民刘久经和盛传艺搭档,扛着铁锹,打着手电,一人看挡水子堤有无漏水,一人看堤内坡有无险情。“如果内坡有湿痕,可能有散浸险情;如果有渗水,很可能是管涌,都必须马上电话报指挥部。”60岁的刘久经告诉记者,他早上6时就起床抢筑子堤,到下午5时才下堤,匆匆吃了一碗方便面,眯了一会,接着巡堤。

  “村里负责2公里堤段,夜晚安排40人,分两班巡堤。我们这组巡上半夜,另一拨人接替我们巡下半夜。”盛传艺说。

  正说着话,同村村民余智华和熊承平迎面走过来。“他俩巡过的堤段,我们还要再查一遍,反复交叉,这就是拉网巡查。”

  不知不觉走了1公里,在一座活动板房哨棚里,杨嘴村村委会副主任方荣志跛着脚迎接我们。他扯着嘶哑的嗓子说:“7月6日开始上堤,每天睡觉不超过3小时,确实比较疲劳!”

  “村里劳力少,我们村干部必须顶在前面。我们不受累谁受累!”还没等记者接话,方荣志自我宽慰。

  目前,洪湖入湖水量超过600立方米每秒,泵站开足马力排入长江的水量只有约400立方米每秒。未来几天,洪湖水位将继续上涨,有可能突破27.19米的历史高点。洪湖市防汛指挥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该市已动员7000多名干部群众上洪湖围堤巡查、抢险,“一个村由一个科级干部带队,日夜坚守,严防死守!”

  长湖:

  水位降了一厘米,思想不能松一分

  凌晨时分,夜色深沉,长湖堤下,武警战士邢忠浩脚踩泥浆,一手打着手电,一手扒开黄豆叶,俯身观察散浸流水。“险情基本控制住了。”他松了一口气。

  沙洋县毛李镇刘岭闸两边,有1.31公里长湖干堤。7月13日中午,这里突发险情:堤下出现12处散浸,每处直径1厘米至2厘米。

  “不好!渗水带着泥沙。”沙洋县水利湖泊局总工程师黄奇轩判断,如不及时处置,泡松软的堤坝会垮塌。

  技术指导组赶赴现场,7名专家会商后,决定采用挖排水沟引流、反压围井过滤泥沙的办法,制止险情扩大。

  方案制定后,20多名武警官兵、100名民兵赶赴现场除险,他们挖沟、填料,一直干到深夜。看到效果显现,险情得到控制,蝴蝶村民兵朱昌新笑着一抹汗水,才记起晚饭都没吃。

  时间到了14日零时。“33.56米,降了一厘米,没有再涨了。”每隔1小时用手机刷新长湖水位,沙洋县政协主席吴道新眉头渐渐舒展。

  “水位降了一厘米,思想可不能松一分。”灯火通明的帐篷里,正在开零点会商会,吴道新下达指令,晚上要继续观察散浸点,巡堤时要仔细寻找新的险情。”

  “防汛物料要及时补充。”沙洋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周明说,要抢抓时机,再准备2万个编织袋、5000立方米土方。

  “砰、砰……”50多名民兵,正在打木桩、垒沙包,阻挡几近漫堤的湖水。“长湖水涨堤更高,坚定信心,曙光在前。”零时,武警官兵、应急抢险队员、民兵、县直镇村干部等共计230人仍在忙碌。

  “老谢,你家450亩鱼池怎样了?不管了?”毛李镇党委书记汤祖泉问。“没有大堤安全,哪有小家。”51岁的村民谢守斌精神抖擞,骑着摩托车,在干堤上来回穿梭,调度砂石料运输。

  刘岭闸长湖干堤,与幸福垸拟分洪区相连。目前,幸福垸内人员已经撤离,做好相应分洪准备。

  “政治站位决定分洪水位。在作出分洪决定之前,我们一定要严防死守,做好防御更高水位的思想准备。”吴道新介绍,在2016年大汛后,长湖围堤进行整险加固,抗御洪水能力有所提高,为防御超标准洪水提供了基础支撑。

  目前,沙洋多举措誓保长湖安全。全县调配大量劳力巡堤查险,准备了充足的砂石料、编织袋、木桩等物料,做到水涨堤高。同时,科学调度遏制长湖水位上涨,沙洋城区幸福泵站机组全部关停,减少长湖上游来水,确保长湖安全。

  梁子湖:

  补短板工程让防汛从容许多

  7月14日零时,梁子湖已连续第7天超过警戒水位。

  磨刀矶节制闸管理处一楼会议室内灯火通明,鄂州市广家洲大堤防汛指挥部设在这里。

  “这段大堤位于梁子湖东岸,是全市防洪南大门,关系下游地区1400多平方公里的防汛安全,一刻不能放松!”鄂州市委副书记熊明新说,他自7月5日起带队坚守,目前有1800多人驻扎一线。

  顺着灯光可以看到,节制闸3个排水孔都已打开。“考虑到下游水位压力,现在外排能力仅用了三分之一。”管理处处长陈敬坤说,梁子湖自磨刀矶汇入近百里长港河,是其流向长江的唯一通道。

  驱车开往大堤,沿途可见临时接线的电灯亮着,堤上挖掘机、推土机以及砂石料、编织袋、桩木等防汛物资一应俱全。

  在月山堤段,有一面小红旗插在护堤的砂石料中。“表明此处发生过较大险情。”自13日20时接班,月山村村支书杨小庆要在哨棚守到14日早晨8时。他说,这里曾出现15米长的脱坡险情,虽已应急抢险控制,仍要密切关注。每两小时要巡查一次负责堤段,走完一次耗时约30分钟。

  “广家洲大堤全长11.5公里,2016年大汛后对多个险段进行加固,将防洪标准提升至50年一遇。”陈敬坤说,目前大堤有3个位置插小红旗。

  整个大堤每一至两公里设一哨棚,共计10座,3班轮流值守。在6号哨所大垅堤段,梧桐湖新区干部朱永志拿着竹篙巡堤。“这里在3天前主动分洪,放水约600万立方米。”他说,通过暂时淹没湖泊连通工程航道,大大缓解了防汛压力。

  “和往年不同,今年汛情来得晚且急。7月5日以前尚未达到设防水位,但此后几天持续强降雨,很快超过警戒水位,并逼近保证水位。”熊明新用“跳涨”来形容这一变化,下一步任务就是盯紧雨情,守护大堤,兼顾全域优化调控,尽可能缩短泄洪时间。

  鄂州市水务局最新简报显示,截至目前,梁子湖累计排除渍水1.36亿立方米。

  “由于近年来先后建设多项补短板水利工程,今年防汛相对往年要从容许多。”熊明新说,他曾和指挥部几位负责人一同乘船沿岸查险,更坚定了确保大堤安全度汛的信心。

  汈汊湖:

  关闭闸门分流削峰

  “砰”的一声,随着汈汊湖泄洪南闸最后一孔闸门落下,7月14日零时,汈汊湖首次主动调蓄分流削峰圆满完成。

  “闸门两侧水位差从原来的2.4米降至0.55米。一侧的五房台水位下降0.49米,另一侧的调蓄区水位上升1.4米。”正在现场指导防汛的汉川市委组织部部长郭保东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汈汊湖是全国最大内陆型封闭式湖泊,其调蓄区面积共48.7平方公里,水位每上涨1米,多蓄水约4800万立方米。从7日启动分流以来,调蓄区水位上涨1.4米,共分流洪水6700多万立方米。

  离闸不远处,是移动的灯光。走近一看,一道长约900米的子堤上,人影浮动,汈汊湖养殖场党委书记方寿生正带队巡堤。

  “水面比汈汊村五房台湾高出1.8米,湖泊已成悬湖!”方寿生介绍,按照省防指调度方案,调蓄区水位涨至警戒水位25.5米时,停止分流削峰。为减轻流域防汛压力,汉川市防指自我加压,决定继续分流。截至14日零时,水位上涨至25.86米,比原计划多分流洪水1500多万立方米。

  水位上升,意味着五房台等6个自然湾可能被淹。4日开始,养殖场未雨绸缪,组织劳力1100余人次,先期用泥土和沙袋筑起高约1米的子堤。方寿生用手一指,“子堤远不只900米长,还有2000多米,现在肉眼看不到。子堤将整个汈汊村保护了起来。”

  11日,水位超过警戒线。为确保湖堤安全,养殖场组织劳力,将子堤加高至1.5米。记者现场看到,水面离大堤顶部仅二三十厘米,但大堤上筑起的子堤,将湖水牢牢“锁”住。

  调蓄区分流完成,不等于大功告成。“北干渠、三支渠等险堤险段,晚上一定要加紧值守!”作为汉川市汈汊湖流域防汛指挥部指挥长,郭保东反复叮嘱方寿生。

  14日零时05分,湖水离北干渠大堤顶部虽只有0.2米,但堤上加筑了0.5米至0.8米高的子堤。“约10公里长的大堤上,300多人通宵值守。要确保万无一失。”方寿生表示。

  汈汊湖原本是一个泛洪区。前些年,汈汊湖调蓄区水面被人为分割,鱼池众多。考虑到渔民的利益,湖区未曾主动调蓄分流。养殖场场长陈红霞介绍,如今,鱼池间的堤埂被拆除,汈汊湖重现浩渺烟波,主动分流削峰条件成熟。

  夜风吹过,湖区传出水鸟的叫声。闸下的湖水中,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

  方寿生表示,下一步,将争取项目,加固湖堤,增强汈汊湖调蓄功能,进一步减轻流域内天门、应城、汉川的防汛压力。

  斧头湖:

  巡堤人用手电灯光相互“问候”

  夜已央,城市进入梦乡。斧头湖大堤上,蛙声、犬吠声交错,各种飞蛾、蚊虫奋勇地密集扑向人面。

  咸宁市向阳湖围垸向阳湖镇指挥部,就地搭建的帐篷外,一面党旗迎风招展,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凉风习习,向阳湖镇纪委书记程文增加了件薄外套:“我们6号就上堤了,全镇80多名党员干部,24小时轮班值守。”

  7月14日零时,他特意看了下湖边的水位记号:“还是24.15米,水位平稳!”

  斧头湖将武汉市和咸宁市紧密相连。入梅之后,水位不断上涨。7月9日凌晨3时,斧头湖水位达到23.94米,进入保证水位,拉响红色预警警报。

  简陋的帐篷里,板凳支起3块木门板,就是简易床铺。每天,值守人员到这里碰头,大家每两个小时巡堤一次,累了就和衣而眠。

  向阳湖镇北岭村村支书吴冰清和村民吴继荣打着手电,巡堤回到指挥部。吴继荣65岁了,1998年、2016年,都在大堤巡守。他感叹:“现在堤防条件好多了,2016年800多米堤段有200多个散浸,今年巡了这么多天,几公里堤段,就发现50多个散浸。”

  突然,他觉得脖子有点疼痛,拨开衣服领,红肿一块。“蚊虫有毒,快去喷点药水。”程文增说:“为保障大家安全,我们准备了充足防护物资,制定了严格的巡堤规则。比如,无论晴天雨天,上堤就必须穿长筒雨靴,防蛇防蚊虫。”

  指挥部帐篷距离斧头湖不到30米。湖面沉静,大家依稀能望见一棵棵树,淹没在大水中,只露出一截截树冠。

  咸安区水利局副局长汪鑫告诉记者,向阳湖围垸在斧头湖南岸,总面积4.83万亩,整个围堤长28.3公里,保护着两个乡镇、一个奶牛场、省市区10个单位的试验基地等。从6月30日入梅以来,湖水涨势凶猛。7月1日到10日,涨幅近2米,已经到达2016年的洪水位。

  走着走着,吴继荣迈向大堤背水面排查险情。多日下雨,堤面踩起来软软的,加上野草浓密,深一脚、浅一脚,记者觉得十分吃力。吴继荣扛着铁锹,脚步如飞,远远甩下年轻人。他用铁锹拨开草丛,仔细查看是否有渗水,“如果有渗水,先挖一条小沟渠,看水流状况,然后该堵的地方就要堵上。”

  大家继续向前,穿过黑暗,又见点点灯光。吴继荣向夜空摇起手电,用灯光向远方的巡堤人“问候”。

  好几个晚上,咸宁大雨倾盆,电闪雷鸣。郊外帐篷边,有这样一群守堤人,用脚步丈量大堤,护卫着大湖安澜与万家安宁。

  (本报报道组:记者张晓峰、杨富春、李济东、李光正、甘勇、戴辉、戴劲松、宋效忠、陈会君通讯员李星、杨青、易剑君、蔡代明、汪国强)


0
编辑: 袁超伟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