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傲!“天问”出征 有我荆州好儿男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楚天都市报 时间:2020-07-24 09:34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皓通讯员李康

  昨日12时41分,一道亮焰刺破南海苍穹,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从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出征,将“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成功送入预定轨道,中国由此迈出了行星探测第一步。

  在这次探火背后,有这么一群湖北小伙,在航天战线各个岗位上焕发着光和热,汇聚成揽星九天的“湖北力量”。昨日下午,他们接受家乡媒体的采访,难掩喜悦之情。

  廖增

  枝江儿男

  发射任务总调度

  昨日“胖五”成功入轨,坐在发布倒计时点火口令“01”指挥员身后的廖增,握紧拳头猛地起身,难掩内心激动。

  廖增今年35岁,来自湖北枝江市,现任文昌发射场发射测试站计划科科长。整个任务中,他负责与“01”对接,各项工作都由他来穿针引线,是发射任务的“总调度”。17年前,廖增从枝江一中考入中科大,毕业后先后在西昌发射中心、文昌发射场工作。十多年来,文昌发射场的建设施工、长征七号和长征五号等新型火箭合练、首飞及后续发射任务,他一次都没有落下。

  面对千头万绪的工作,廖增带领团队沉着冷静、精益求精,全面细致统筹项目,精准高效组织实施,成功实现了此次任务两次调整的“无级变速”,推动全面工作有条不紊实施。由于这次发射时间为中午,大部分工作人员是通宵作战,有人甚至连续36个小时都得不到休息。为了确保连续作战不中断、杜绝疲劳作战防“三误”,廖增也操碎了心。

  从疫情到洪涝,廖增一直牵挂湖北的家人,却因工作繁忙一直没机会回去,“现在任务完成了,我最想回家看看。”廖增说。

  袁清林

  武汉帅哥

  火箭“听诊”护航员

  测量系统是火箭的“听诊器”,负责全箭所有遥测参数的采集和监测,火箭状态怎么样,“01”指令怎么下,都要依靠这些数据。31岁的武汉小伙袁清林,就是这个系统的指挥员。

  3个多月前,袁清林因为疫情在武汉家中隔离。为了不错过这次任务,武汉刚解封,他就第一个回到了发射场。

  按照当时的防疫要求,袁清林还需要隔离观察半个月才能进入场区工作,这15天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日子。电话里,他牵挂着任务进展,惦记着岗位人员的训练,协调着系统工作。15天的15份笔记,满当当的工作计划,让他一归队就立即进入工作状态。

  测量系统设备多而杂,在本系统测试正常后,还要一直为其他系统提供可靠的测试数据,因而测量系统是各系统中工作时间最长的。

  “干我们这一行,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饭,大家都在拼。”袁清林说,湖北武汉人民坚守抗疫一线,没有退缩,“在发射场,我们湖北小伙的表现同样得让人钦佩。”

  王杰

  荆州神男

  神通广大的地勤指挥

  “火箭能升空,关键看地面。”这是航天发射领域的一句老话。荆州小伙王杰,是发射场内最大的地面勤务系统的指挥员。他非常注重细节,常于细微之处显神通。

  2013年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王杰开始接触航天工作,担任过数个分系统的指挥员。每个和他共事过的人,都打心眼里佩服他,觉得他“真神”!

  “王指挥写的操作规程、应急预案真的是太详细了,我们拿着就能学,照着就能干。”数年内,王杰把地面勤务系统内各分系统的任务文书都更新了一遍,一批又一批新人看着他的文书,逐步成长为发射场的中坚力量。

  “作为航天人,就是要坚守严慎细实的质量方针。”这是王杰总挂在嘴边的话,因为地面勤务系统涉及的人员最多,设备最杂,离火箭最近。

  这次任务中,塔架上、活发平台上、厂房里,王杰总是出现在任务的最末端,关注着每一个细小的状态,“只有把状态往深了想,把工作往细了做,才能确保任务万无一失。”

  程子平

  当阳学霸

  与火箭“大脑”对话

  箭载计算机是火箭的“大脑”,向其上传飞行轨道等指令的是主控计算机,所以主控微机是整个控制系统测试设备的中枢核心,地位超然。作为主控微机操作手的当阳小伙程子平,一直深钻苦研不放松。

  2014年,程子平硕士毕业来到发射场,就主动请缨去最复杂的岗位。当时正值发射场建设初期,各方面条件都不成熟,资料也少,一切只能靠自己想办法。程子平就白天去岗位,晚上问专家,硬是摸清了“门道”,顺利完成了两型火箭的合练首飞及后续任务。

  在这次“天问一号”发射任务中,程子平负责的主控计算机,除了与火箭“大脑”对话以外,还要实现对地面测试设备的控制,“航天技术更新进步非常快,只有不断学习,才能确保自己不掉队。”程子平说。

  楚天都市报记者了解到,在文昌航天发射场,除了以上4名优秀的代表,还有许多来自湖北各地市的杰出儿女,他们铆在不同岗位默默奉献,为祖国的航天事业贡献着青春和力量!

  本版图片由高杰胡家锴都鑫鑫摄


0
编辑: 刘荣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