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法官牺牲在扫黑除恶一线 曾血染法袍仍坚持审判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楚天都市报 时间:2020-08-01 10:35

  杨军(中)生前在审理案件

  “杨庭长太累了!”“始终不敢相信噩耗成真!”这两天,荆州政法人的微信群、朋友圈里,都饱含浓浓哀思。7月29日,该市沙市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杨军累倒在工作岗位上。52岁的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奔忙在“扫黑除恶”第一线。

  22天连轴转后,他牺牲在工作岗位上

  7月23日,上午“云庭审”3个案件,下午去洪湖看守所开庭;7月24日上午江陵开庭,下午参加“6·03”专案联席会议研究案情;7月25日,参加审判委员会讨论“11·20”涉黑案件。杨军的笔记本显示,他的日程每天都如此紧凑。

  同事们回忆,发现杨军有点不对劲是在7月25日。他当天全天参加审判委员会会议,上午研究“11·20”涉黑案,并作为“6·03”涉黑案的承办人,详细汇报了办案情况;下午,对近期改判案件进行集中研究。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不时起身,显得有些不适。

  这天,已是杨军连轴工作的第22天。下午6时30分会议结束,他继续和同事讨论相关案情。看到他一脸疲惫,同事们劝他回家休息。杨军回答:“等把涉黑案办完了,我再去医院。”

  讨论结束,杨军仍拖着疲惫的身体,加班审阅“6·03”专案材料。晚上9时许,他感觉胸背剧烈疼痛,被送往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经检查后诊断为主动脉夹层破裂,被紧急送往武汉同济医院抢救。

  7月27日,当手术成功的消息传来,同事们都为老杨能挺过难关而倍感欣慰。可是,杨军没能如期醒来,因并发蛛网膜下腔出血,脑伤严重,陷入重度昏迷。7月29日凌晨经抢救无效,杨军与世长辞,牺牲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线,年仅52岁。

  他的年办案量,在荆州基层法院位列第一

  沙市区法院大厅,2020年上半年办案标兵宣传栏鲜红醒目,杨军的照片排在首位。

  2017年,他个人审结案件296件,占全院刑事审结案件的64.1%;2018年,个人审结252件,占比59.4%;2019年,个人审结289件,占比46.8%;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他个人审结案件99件。

  杨军是沙市区法院办理刑事案件公认的主力军,在全市基层法院中,近几年年办案量居第一。

  在法官助理肖婷的眼中,庭长就没有慢下来过,“中午大家都休息了,他还在忙。下班大家都走了,他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常年加班加点,杨军患上高血压,身体频频亮红灯。去年的一次庭审中,杨军鼻血如注,染湿了法袍、染红了面前的卷宗,不断涌出的鼻血吓坏了庭上所有人。大家都劝他休庭,他却抹干血迹,坚持完成开庭。

  有人劝杨军,可以把担子交给年轻人,该歇一歇了。他说:“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我没有这些负担,多干点不要紧。”他让庭里年轻人休年假,可自己好几年也没休过。

  铁面无私,他公正办理了近4000件案子

  “与杨庭长打了近20年交道。宽严相济,在他办理的案子里,总能看得见摸得着。”律师朱天鹏说。从事司法审判20余年,杨军公正审理案件近4000件,无一改判,无一因错判而上访。

  朱天鹏与杨军有近20年的交情。曾有当事人瞄准了这份人情,想拜托朱天鹏“递个礼”“约个饭”。朱天鹏全部挡回去,“我总说,不用动这个心思,在他那里,绝不会把白的判成黑的,也绝不会把黑的糊弄成白的。”

  对于少数律师或含蓄或直白地邀约吃请,杨军总是“铁面无私”:“关于案子,有什么理、有什么话,我们法庭上说。”对于律师们的正常诉求,他却不厌其烦地通过法官会见的形式,耐心听取、细致沟通。

  杨军的一句话让律师彭德江记忆深刻:“即便朋友间的正常交往,即便和工作无关,其他人看到了也会误会。”为了避免误解,杨军一视同仁,坚决不私下相见。(记者周萍英通讯员肖潇张薇曹硕)


0
编辑: 袁超伟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