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霸”任继雄忏悔自述:从惶恐潜逃到自首心安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湖北日报 时间:2020-08-07 09:45

  8月3日,长江监利市容城镇段清风吹拂。过去,以任继雄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在此从事非法采砂活动,控制砂石价格,给长江生态造成严重破坏。随着任继雄犯罪组织的覆灭,这里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与生机。

  1997年至2013年,任继雄等人开设赌场,垄断监利市容城镇部分区域长江沿线码头砂石料市场,在东港湖渔场成立地下巡湖队,以暴力手段抢占啤酒市场份额,称霸一方,欺压百姓,给当地社会经济造成严重危害。

  2019年10月17日,江陵县法院依法判处任继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从威风八面的“继雄哥”到铁窗里的阶下囚,从畏罪潜逃的通缉犯到投案自首后自学法律,任继雄经历了哪些心路历程?以下是他的自述——

  太重“江湖气”,让我越陷越深

  我今年49岁,从小在监利县荒湖农场长大,读书不多,18岁就因小偷小摸坐了半年牢。此后,我成了监狱的常客,现在是我第5次被捕入狱。

  1997年,我第2次坐牢出来后,组织一帮社会闲散人员,成立钉子公司,专门为赌场服务。比如,如果赌场上有人借钱不还,就由钉子公司负责摆平。

  赌场利润可观,一场下来,我最多可以获利20余万元。我手下长期跟着十几个人,大家称我为“任总”“继雄哥”。久而久之,我开始享受这种被众人吹捧的生活,越陷越深,“江湖气”越来越重,处理事情越来越简单粗暴。

  韩宝力、付海平等人都是我手下的小弟。2002年1月,韩宝力与董某发生矛盾。韩宝力等6人带着砍刀,在一个赌场内将董某砍伤。同年3月,我一个开出租车的朋友与人发生争执。我派付海平等人去给他出气,结果砍错了人。

  采取非法手段,垄断砂石、渔场经营

  2005年3月,我开始涉足砂石生意。由于各个码头都已有人在经营,为获得经营权,我们采取了很多非正常手段。

  当时,我处于保外就医阶段,很多事情不好直接出面,就安排董铜柏替我去做。

  在强行入股金某的三码头过程中,董铜柏等人故意将金某码头的货运通道堵死;为了船舶不到别的码头去卸货,董铜柏还带人乘冲锋舟驱赶、威胁船主。

  随着入股的码头越来越多,当地的砂石料市场基本被我控制,我也有了定价权。

  2008年,我成立联营公司,进一步提高砂石料价格和堆场承租费,从中获取大量经济利益。

  除经营码头外,我还将产业发展到啤酒市场、东港湖水产品市场等行业。董铜柏在我的帮助下,成立利民公司,安排、指使二级代理商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抢占监利县啤酒市场份额。

  取得监利尺八镇东港湖渔场经营权后,为防止他人在湖里偷鱼,我又组织地下巡湖队。

  潜逃后东躲西藏,没睡过一天安稳觉

  2013年初,我和女朋友在海南买了一套房子,开始谈婚论嫁。不久传来公安机关要抓我的消息。我抱着侥幸心理,潜逃外地。

  几年的逃犯生涯,不堪回首。我每天东躲西藏,没睡过一天安稳觉。

  因为我的原因,家里人一直都没有安心过。我虽然想念,却从来不敢跟他们联系。

  2018年2月28日下午,我在朋友劝说下,向警方投案自首。在看守所,虽然自由受到限制,但我的内心反而平静下来。我阅读了大量法律书籍,学习到很多法律知识,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对那些因为我受到伤害的人们,对因为我的罪行给社会造成的危害,我感到深深懊悔。我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记者杨康通讯员黄华张薇)

  扫黑除恶打伞反响

  任继雄黑社会性质组织被依法严惩,充分体现了人民法院“荡涤黑恶、除恶务尽”的坚决态度。这也给那些企图靠歪门邪道钻营取巧、凭黑恶手段敛财聚势的人敲响了警钟。

  ——湖北省律师协会会长岳琴舫

  任继雄黑社会性质组织以“黑”护商,从事种种违法犯罪活动,是导致市场经济秩序混乱的重大祸患;他们又以商养“黑”,为犯罪活动的扩张提供了经济后盾。该组织的覆灭,彰显出党和政府净化市场环境、维护社会稳定的决心,既是民心所向,也是法治国家的应有之义。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肖志远

  记者手记

  斩断伸向经济领域的黑手

  杨康

  黑恶势力向经济领域渗透,其突出表现是依靠暴力、威胁等手段垄断经营,迅速实现资本原始积累。

  以任继雄为首的黑社会团伙盘踞在长江监利市容城镇段近十年,对当地砂石、啤酒、水产品等行业形成非法控制,影响了自由竞争的市场环境,冲击了行业健康有序发展,最终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

  深入扫黑除恶,必须要斩断黑恶势力伸向经济领域的黑手。人民法院对任继雄犯罪团伙依法严惩,有效铲除了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保障了社会稳定和人民安居乐业,对于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起到了有力的促进作用。


0
编辑: 袁超伟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