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行:记者节点赞我们特约记者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荆州新闻网 时间:2020-11-08 09:34

  (2019年3月荆州新闻网特约记者采访团在荆北新区采访)

  荆州新闻网(特约记者编写保龄整理)荆州新闻网的特约记者是记者中的一个特别群体。他们关心民生,他们深潜基层,他们像一支掘进队,在人们并不注目的地方探明和发掘新闻矿产,八年多来,他们采写拍摄了数以千计的民生新闻,许多都是人们熟视无睹或者闻所未闻的独家好新闻。在第21个中国记者节来临之际,特向他们表示由衷的敬意,并在此介绍部分特约记者的心迹和事迹,以飨网友。

 

  (张良波作品:《这不是航拍但比航拍漂亮》图片)

  张良波:近70岁的我才初学摄影,在新闻领域各“特记”老师的关爱中进入了新闻网这个“特记特评群”,常年与各位老师奔走。寻觅着我市发展变化的各个角落。在“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啟示下,我尝试了登楼拍摄,竟感悟了既壮观又不乏细节画面的效果。

 

  我体验了爬楼的艰辛与无奈,常常为了一个理想的主题位置,在寻找最佳视觉中,到处找凳子、找木头架梯子、爬高墙来调整位置。有一次在农高区爬到在建卓尔城楼顶翻越围墙时,不慎摔伤了膝盖又损坏了镜头遮光罩。毕竟70岁的人了,在登高翻越中要牢记安全,小心谨慎。但这些采访和拍摄让我感到无比快乐。

 

  (李德新作品:《荆州城北集中全力排内涝》图片)

  李德新:记得今年七八月间,全市上下都在防汛抗洪,我在郢城镇“工作群”里,也每天都能看到各基层单位在群里发的防汛抗洪的图片和信息。我也想写一篇这样的稿子,但这些信息或图片都“挑不上筷子”。于是,我按照群里所说的方位,到各地重走了一圈(采访),也拍了很多防汛抗灾图片。在采访中,就是“荒岗野岭”我也去了,拍了很多有动感、有现场感的新闻图片。

  

 

  回来后,我马上写了一篇题为“城北集中全力排内涝”的稿子,荆州新闻网发出来后,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点击率也很高。郢城镇宣传干事当即跟我打电话,找我要此新闻的原图和稿子,他们又在镇内《防汛抗洪》简报上刊载。而后,又向《荆州区讯》推送。

 

(雪山网狐作品《江陵港口群建设如火如荼》图片)

        雪山网狐(黄鉴):我在撰写《水利丰碑——荆江分洪工程纪念碑亭》一文时,为了深入反映和还原当年浩大工程的真实场面,萌发了采访有“荆江铁女”之称的当年全国劳模代表辛志英的想法。可是老太太现在身在何方?按年龄推算应该有80多岁的辛老是否还记忆清晰?她是否愿意接受采访?

 

  (辛志英向特约记者讲述荆江分洪工程故事)

  一连串的问题和困难,并没有让我打消力争采访的念头,于是经过多方打探,终于在多个消息渠道受阻后,联系上了辛老的儿子,获知了辛老在松滋市区居住等信息,于是我们特约记者一行三人从荆州赶赴松滋市区,进行文字+拍照采访,在报道中呈献了一些宝贵的历史照片。如今辛老太太已经仙逝,可这次采访经历还会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

  

 

(山玉之子作品《荆州长江公铁两用桥最新进展全景看》配图)

       山玉之子(张国柱)2015年春节前,公安、江陵两边的主桥墩建成,我们拍了许多好画面,施工方还告诉我们,再过几天,大桥将进行钢桁梁的铺设。这年正月初三,正当人们欢天喜地过年之时,我们赶到了马家寨,拍下了大桥进入桥身建设的第一吊,这条新闻放到了荆州新闻网的头条位置,并成为独家新闻,我感觉这个年过得真有意义。后来我们又拍了《荆州长江公铁两用桥最新进展全景看》,成为热点新闻。

 

 

  (山玉之子在“e线追踪”中采访)

  在这之前,作为“民生问政员”的我,曾奔走在政府和百姓之间,摩托车的行程有两万五千多里,爱(e线民生)栏目,胜过了爱我们自己的孩子。

  

 

  (布衣人作品:《“荆马”:一场奔跑的盛会》图片)

  布衣人(张谟全):遗憾也是一种学习。2019荆州国际马拉松赛事,我主要负责“迷你跑”,“亲子跑”两条线路的新闻图片的拍摄。开赛前一天去体育中心了解上述两条路线起始点、终点、途经路段。骑单车沿规定路线走完全程;准备了拍摄所需的器材;拟定了拍摄计划:起点抓拍“鸣枪起跑”,中途隨拍“花絮”,终点抓拍“撞线夺冠”;为了抓紧时间我还特意带上自行车,灵活机动。

  

 

  遗憾的是,在起点处釆访运动员耗时过多,贻误时机,没有抓拍到“鸣枪起跑”的镜头;骑自行车“误入岐途”,进入公路赛道的左侧骑行,道路不准穿越,无法沿规点路线到达终点地点。后来在交通管制人员的帮助下,才取道赛道右侧骑行,匆忙赶到“亲子跑”的终点地点时,大部分运动员巳通过终点,赛亊接近尾声,未抓拍到“撞线夺冠”的镜头。留下深深遗憾!所幸还有其他特约记者的照片弥补了我的遗憾,从此,我在每次的拍摄活动中都作好充分准备,想得更周全。

  

 

  (覃华林作品:《我的摄影追求在摄影之外》配图)

  覃华林: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每次进山采风时我都怀着一颗敬畏之心,在惊叹大自然的深厚伟力,沧海桑田的变化之时,更是赞叹那崇山峻岭绝壁之上开垦的农田、山凹里一片一片茂密的高粱、一垄一垄铺满山坡的茶树,是这些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朴实淳厚的山民。

  

 

  他们与大山为伴,有的一辈子都没有跨出过大山一步,他们都在这里顽强的生活着,与天斗、与地斗、与大自然斗,一代一代不屈不挠传承着血脉,是他们的勤劳与汗水让群山充满了勃勃生机,他们是大山的主人,是大山的灵魂,正是有了他们的坚守与开拓,这山川才有了灵性与颜色,到这里来,吸引我眼球的是山川的灵秀与壮美,震撼我的心灵的是这里勤劳善良的人民!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春华秋实,天人合一!

  

 

  (朱传荣作品《荆州有座“双拥”主题公园》图片)

  朱传荣:多与采访对象交朋友。近日去一家单位采访,初次见面时被主人一口谢绝。没想到的是,聊着聊着他不经意地像挤牙膏似的,还是慢慢地全道了出来。再次见面时,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不仅迎进送出给了电话号码,还加了微信,又多了一位被采访对象成为新朋友。

 

  俗话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被采访对象成为朋友后,他又会给你介绍新的朋友,不断向你提供新闻线索。采访报道的主要目的没有别的,就是尽量不漏掉新闻及深度的报道。特约记者宁可自已多辛苦点与大家分享,让读者足不出户,就能及时地了解更多的身边新近发生的重要事件。

 

  (李世然作品《穿越50年!终圆知青回乡梦》插图)

  李世然:沙市六中老三届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年后,重返知青农庄。照片上老知青人虽老了,但他们精神焕发、兴致蓬勃。来看看当年的知青宿舍,看看他们当年亲手栽下的小树苗,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成为栋梁之材。报道发出后,点击量数以万计,它让我有说不出的快乐。

  

 

  2003年我55岁,从工作岗位上内退回家,一时还真有点不习惯。转念一想这不正好有时间去看在北京工作的女儿吗,多住一阵还不用请假了。就这样在北京呆了两个多月。把北京的名胜古迹、风光美景饱览个够。同时也就和摄影结下不解之缘,这为我后来当上一名特约记者创造了条件。

  

 

  (赵楚辉作品《园博园菊开盛世诗意荆秋》图片)

  赵楚辉:近些年来我一直把习总书记的“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重要指示,作为我新闻釆访摄影的指导思想,着重拍摄了许多荆州市本乡本土的城市乡镇、农村的经济建设,父老乡亲们丰富多彩的文化体育、休闲娛乐活动。

  

 

  在荆州新闻网等媒体上陆续发表(比如:《张居正故居重新装修开门迎宾》 、《融化在城市中的千年小镇》等),受到了观众的喜欢和点赞,毎每稿件阅读人数达到一万多人,一些旅居在外地和国外的荆州老乡们,也打来电话鼓励我。我深受鼓舞,决心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拍摄更多更好的新闻纪实照片以飨读者!

  

 

  (黎明作品《祭祀不应让文明城市毁容》图片)

  黎明(顾德杰):到新闻网做特记,圆了我的记者梦,哪怕是特约的。在这里学到了不少新闻知识,敏锐性,时效性,还要有责任心。记得今年九月的一天早晨晨跑回来,在沿江路边的红道边看到有禁烧的横幅,但周边却是一堆堆黑乎乎的灰烬,形成了极大反差。

  

 

  (特约记者黎明参加“荆马”)

  于是我把这些及时记录下来,发到《无线荆州》和荆州新闻网,让市民朋友们别再做出不文明的行为。这也是我做“特记”的一个小小缩影。

  

 

  (张俊作品《老便河桥的前世今生》插图)

  张俊:特约记者不同于专职记者,在没有发新闻稿的工作压力下,可以根据自己的观察,结合专长、兴趣等去写作,尤其是写身边的生活与历史最为有趣。

  沙市曾有座老便河桥,它始建于明万历年间,上世纪60年代初因修建北京路拆掉了。去年一个偶然机会,我得知在新修人信汇大楼时,一个朋友收集了当年拆桥时遗留下的残石,并细心保护起来的事。我立刻感到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因为这凝聚着许多人的乡愁与记忆。

  

 

  为此,我去采访了那位朋友,详细了解了他收藏便河桥残石的经过,并查阅了清《沙市志略》等文献资料,而后写出了《沙市老便河桥的前世今生》一文。《无线荆州》刋登后,《今日头条》《学习强国》也先后推出了这篇文章。由于此文是将便河桥的历史与今天的现状交织在一起写的,发表后引起不少读者的关注,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而我也因此感受到了写身边生活与历史的乐趣。

  

 

  (姜家珍作品《这座校园体育馆夺人眼球》插图)

  姜家珍:她是特约记者群中的唯一女性,也是群体中最年轻的“特记”之一,许多年龄较大“特记”不便联系的单位,都落到了她的肩上。今年7月头,疫情好转不久,荆州职业技术学院一座校园体育馆主体工程竣工,她主动和这个学院取得了联系。

  

 

  那天,姜家珍和摄影的“特记”们早早地来到了学院大门,可是,因疫情并没结束,门卫不让进,跟学院领导打电话,领导又不接(据说领导是在开重要的会议)。这时,有的“特记”耐不住了,提出是否改时再来,可姜家珍却坚持要继续等待。直到早上快11点钟,领导才开完会议,终于接通了电话,接受了采访。采访后又去拍照片,这时都快一点钟了。新闻发出后吸引了数以万计的网友。

  

 

  (山的影作品:《广深沪杭班线开通助力复工返岗》配图)

  山的影(谢荆江):今年3月19日我闻听到首班定点赴外省复工复产长途班车开通,我立即骑车从荆州赶到沙市,在荆州先行集团采访荆州长途汽车站站长,并拍下了荆州到广深沪杭(疫情以来)的第一趟班车,成为引人关注的独家新闻。

  

 

  (这是山的影于2014年11月27日在重庆与白公馆监狱脱险的郭德贤老人握手。)

  夕阳无限好,何惧近黄昏。我退休后爱好摄影、旅游,热心公益和红色文化传承,有幸成为媒体一名“特记”。无论是荆州的洪湖瞿家湾、监利周老嘴、沙岗红军街,还是江西井冈山和瑞金、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山西武乡八路军纪念馆、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都留下了我的足迹。退休后我的生活既充实又快乐。

  

 

  (陈先登作品《五一节荆州玫瑰园万花争艳》配图)

  陈先登:我是2019年6月从事荆州新闻网特约记者工作的,到今年10月已用稿件10多篇,其中一半稿件是采访松滋和弥市,每采访一篇稿件,都要付出艰辛和努力。“真实是新闻的生命。”一篇好的新闻稿件必须要到实际生活中认真采访,写出的稿件才能感动人,鼓舞人,教育人。例如《五一节荆州玫瑰园万花争艳》登出后,网友点击量超过一万次,达到了较好的效果。

  

 

  (陈先登作品《我在“惊涛骇浪”中采访》图片)

  再如《松滋有座千年历史老县城》,老城是我2014年后去的第二次,刚到这里情况陌生。于是,我到老城后,一是实地观看老城风貌,二是登门走访老城90多岁的老人,三是到镇政府了解松滋县城搬迁的时间。这篇稿件写好登出后,网友点击量达万次,受到了大家的好评。

  网友点评《特约记者行》:

  特约记者行好样的!难得在本地媒体看到图文并茂、这么有深度的报道”

  记者们的“挖掘机”真厉害,佩服!

  特约记者的文章写得不错,图文并茂,文字简练生动,让人看了心旷神怡。

  《特约记者行》采写的新闻就是与众不同,让人眼睛一亮。

  图片美得很,文采牛得很!

  自警、自控、自省、自重!《特约记者行》贴近生活、贴近网络。

  

 


0
编辑: 张威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