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谣言和虚假信息举报入口e线民生短信通道:18272211111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716-8445200

破解4500万失能半失能失智老人洗澡难题 “上门助浴”成养老新风口有舞蹈教师跨界当助浴师

来源: 楚天都市报 2023-03-09

  刘文熙团队上门帮老人洗澡    受访者供图

  公开资料显示,我国失能、半失能、失智老人已达4500万。在破解这些老人洗澡难的进程中,有人嗅到了商机:“上门助浴”。职业助浴师由此诞生。

  助浴师的技术门槛不高,可复制性强,吸引了“95后”舞蹈教师高伟敏加入。一位老人10年来第一次在浴缸里泡澡,露出久违的笑容,让“90后”助浴师刘文熙意识到,帮助老人解决洗澡难题,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尽管“上门助浴”服务已经进入市场,但围绕着价格和获客所产生的瓶颈,仍然有待突破。一边是基数庞大的刚需,一边是“吃不饱”的市场,助浴服务机构不得不另辟蹊径。

  业内人士表示,助浴师的出现,使养老产业市场分工更加精细化和专业化,但“上门助浴”目前缺乏行业标准,亟待规范。专家建议,助浴服务有望成为养老行业中的一个前沿点,应该以市场化方式有序推进行业发展。

  年轻舞蹈教师改行当助浴师

  助浴师的技术门槛不高,可复制性强,市场潜力大,让一些年轻创业者嗅到了商机。

  河北邯郸“95后”高伟敏从体院毕业后,在邯郸一所民办高中担任舞蹈教师,兼任体育班班主任。去年,她辞职做起助浴师。

  至今仍有不少朋友不理解高伟敏,她为何辞去高薪、体面的教师工作,去给老人洗澡。高伟敏说,养老产业是国家提倡发展的朝阳产业,“上门助浴”是居家养老的失能、半失能、失智老人的刚需,项目前景广阔。

  2022年10月,高伟敏与丈夫一起开启“上门助浴”创业之路。她介绍,团队招聘的其他助浴师都是当地有居家保姆或护工经验的从业人员,主要客群也是居家养老的失能、半失能、失智老人。目前,其团队已有2组助浴师,每组3人,为180余位老人提供了“上门助浴”服务。

  上门帮老人洗澡时,高伟敏时常听到子女抱怨老人不愿意洗澡。时间长了,见得多了,她渐渐理解了,家里老人常年卧床不起,子女心中有些抱怨,是人之常情。“不能说子女不孝顺,不愿给老人洗澡,这是很多失能老人及其家庭面临的尴尬。”高伟敏对极目新闻记者说。

  高伟敏常常遥想自己年老后的生活状态。如果老年人连洗澡都成为奢望,特别是对于失能老人及其家庭而言,每一次洗澡都像一场“战斗”,那么这样不体面、不幸福的老年生活,不是她想要的。她认为,“上门助浴”不仅是商业行为,还关系到老人的尊严。

  刚创业时,因为没能把那一届学生送上高考考场,高伟敏内疚了许久,她也一度因为没有订单而失落不安。然而,从事助浴师半年来,高伟敏团队服务过的老人,少则半年、长则2年没有泡过澡,每次看到这些老人洗完澡时开心的表情,她也收获了莫大的满足。

  如今,高伟敏身兼多职:旺季订单繁忙时,她是助浴师;淡季主要负责公司运营,一方面接受客户咨询和预约,一方面跟组收集客户意见和需求。“老客户体验好了,就会一传十十传百,吸引更多新客户。”她说。

  精神慰藉常常比洗澡更重要

  一年前,从事旅游行业的陕西西安“90后”刘文熙转型做了助浴师。决心转行,源于她的一次亲身经历。

  2021年底,刘文熙帮奶奶洗澡时,奶奶说,她的一位朋友独自在卫生间洗澡,不慎摔了一跤,去世了。刘文熙听了,心里五味杂陈,她安慰奶奶,以后奶奶洗澡她都会陪着。

  2022年2月,刘文熙联系了上海、太原的助浴服务机构,上门求学。学成归来,奶奶成了她的第一位体验者。

  刘文熙聘请了2位专业护工,经过培训,正式组建团队。刚开始,团队把客户群体定为60岁以上老人,在西安街头发传单地推,请网络大V线上宣传,均收效甚微。“看热闹的不少,但因为市场对这个行业认知度极低,无人下单。”刘文熙回忆。于是,她走访当地养老机构、社区、医院,了解助浴客群的需求。最终,她把主要客群瞄准居家养老的失能、半失能、失智老人,偶尔也有临终老人和骨折、渐冻症患者预约服务。

  “上门助浴”首要是安全。刘文熙介绍,为了让老人更安全地享受沐浴,助浴师会先给老人测量血压、血氧、心率、脉搏、体温,指标不正常则放弃助浴。以上指标正常,还需让老人家属知晓免责协议书内容并签字。助浴采用分体式浴缸,也是为了确保安全。和普通浴缸不同,使用分体式浴缸,老人可以躺在升降垫上,助浴师先将其送到浴缸边,帮老人清洗头部,再将老人降到浴缸中清洗其他部位。为防老人磕碰,浴缸四周还装有安全扶手和防撞条。

  “上门助浴”通常采用男女助浴师搭配,这既是专业要求,也是保护老人隐私的需要。帮老人洗一次澡,大约需要2小时。其间,助浴师要特别注意与老人的情感互动、与家属的情感共鸣。“我们服务时,家属通常会全程在场。一旦家属觉得不安全、不专业,就不会复购服务。”刘文熙说。

  “上门助浴”并非简单的给老人洗澡,更要为老人带来精神慰藉。刘文熙介绍,助浴师的每一道程序,如帮老人脱衣、翻身等,都会轻声征求老人同意。同时,助浴师还会鼓励老人讲述他们年轻时的故事,并不时与之互动,以示尊重,从而赢得老人的信任。

  从业一年来,刘文熙已在当地有了口碑,获客、复购情况良好。她的团队目前有6组助浴师,每组3人,共服务了1300多位老人,其中固定会员400多人,包括多位百岁老人。

  刘文熙印象最深的,是她上门为一位10年未洗澡的老人免费助浴。这位83岁的老人长年卧床,平时靠家人擦拭身体保持清洁。看到老人泡在浴缸里,露出久违的笑容,刘文熙意识到,帮助更多老人解决洗澡难题,是一件幸福和有意义的事。

  多方开辟增值服务增加营收

  据媒体近日报道,部分助浴师上门帮老人洗一次澡收费500元,消费者觉得太贵。多位从业者表示,“上门助浴”收费标准,跟所在城市的消费水平、人工成本、服务内容有关。一次收费500元左右,应该是北上广深等特大城市。

  刘文熙认为,消费者觉得收费太贵,除了成本原因,跟市场认知度有关。一年前,她的客群还不稳定,且刚需群体对“上门助浴”认知度低,不少人对花几百元洗一次澡难以理解。运营之初,她的团队推出298元一次的体验价,购买者较少。经过多次降价,最终定为198元一次,订单量迅速上来了。有了口碑后,今年初,团队将体验价调回298元一次,会员价定为300元至400元一次,预约量有增无减。“这一变化证明,一旦市场提高了对‘上门助浴’的认知度,加上服务跟得上,客户自然认为这钱花得值。”刘文熙说。

  刘文熙介绍,在西安,助浴师月薪五六千元,每次上门服务最少需要3名助浴师,人工成本加上设备、其他材料、交通等成本,利润其实很低。

  高伟敏也说,以邯郸的消费水平,定价太高难以被当地市民接受,因此,她的团队推出了799元会员卡,包含3次“上门助浴”服务。助浴师平均月薪4000元左右,加上其他成本,基本上不赚钱。

  据国家卫健委数据,截至2021年底,全国老年人口达2.67亿,占总人口的18.9%,其中失能、半失能、失智老人4500万。不少从业者正是从破解这4500万老人洗澡难的现状中,看到了“上门助浴”的市场前景。然而,围绕着价格和获客所产生的瓶颈,仍然有待突破。一边是基数庞大的刚需,一边是“吃不饱”的市场,助浴服务机构不得不另辟蹊径。

  在刘文熙看来,助浴师技术门槛低,很难做出差异化,当前“上门助浴”形式较为单一,助浴机构服务内容还需多元化。有了口碑和经验,她的团队一方面加强与当地养老机构、社区、家庭医生合作,互相推荐客户,增加获客渠道,一方面为一些客户提供陪诊、上门修脚、专业护工、住家保姆等增值服务。此外,团队还提供助浴师技能培训(包含设备销售)服务,以增加营收。

  专家建议有序推进行业发展

  如何突破价格和获客瓶颈?

  高伟敏希望打造基于“上门助浴”服务的“一站式”养老服务平台,如推出一款APP,客户可以在线挑选满意的助浴师,预约家庭医生、陪诊、家政等增值服务,还可以选购更健康、性价比更高的沐浴露、尿不湿、隔尿垫等日常用品。

  据北京商报报道,助浴服务机构与社区、民政部门合作,可在一定程度上化解获客难题。以北京为例,该市正在推进创新完善养老服务模式试点,其中,“北康养e家”朝着串联养老服务机构和老年人的平台方向发展,目前已经引入家政护理类、助洁助浴类等20家服务供应商,储备了29家意向合作商。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助浴师这一职业技术门槛不高,可复制性强,未来可能吸引更多的专业从业者,使养老产业的市场分工更加精细化、专业化。但当前,“上门助浴”缺乏行业标准,市场亟待规范。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主任彭静提交了“提高社区养老服务可及性”的提案。她表示,承接社区养老服务的社会机构,目前偏重生活照料,医疗保健、康复护理、文体娱乐、精神慰藉等优质普惠服务获得性差。这些优质普惠服务,看似技术门槛不高,实际上需要专业机构、人员和资质。比如,老年人助浴服务不能简单等同于“给老人洗澡”,而是要融入关怀、安抚理念等。

  《“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提到,要发展老年人助浴服务,支持社区助浴点、流动助浴车、入户助浴等多种业态发展,培育一批专业化、连锁化助浴机构。

  为规范助浴行业发展,《规划》还倡导,研究制定老年人助浴服务相关标准规范,加强养老护理员助浴技能培训;支持助浴服务相关产品研发,推广应用经济实用型产品;鼓励助浴机构投保相关保险,提高风险保障程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教授魏翔此前对媒体表示,助浴服务确实有利于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但从需求和购买力来看,目前仍属于小众的增值服务。从科技与养老相结合的高附加值角度看,助浴服务有望成为养老行业中的一个前沿点,应该以市场化方式有序推进行业发展。同时,应注重助浴设备、产品的研发和推广,加强助浴师的培养和培训,进一步挖掘行业潜力。(记者 舒隆焕 绘图 刘阳)

编辑: 袁超伟
  • 荆州新闻网微信

  • 无线荆州APP

  • HI荆州抖音号

  • 跟着小风走微信

  • 江汉就业通微信

荆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荆州新闻网、荆州广播电视台”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荆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荆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荆州新闻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了传播信息,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