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的洪湖赤卫队:近4万人的民兵队伍冲在防汛一线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湖北日报 时间:2020-08-03 09:19
 

  图为女子民兵突击队抢筑子堤。(通讯员董悦摄)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周芳张泉陈鹏邓伟

  61年前,随着歌剧《洪湖赤卫队》在北京公演,洪湖赤卫队的故事家喻户晓。歌剧讲述了1930年夏天,战斗在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洪湖水网地区的“韩英”和“刘闯”,带领赤卫队员保卫家园的英雄事迹。

  今天,一支近4万人的民兵队伍,冲在防汛一线。

  他们身后,扬起一面鲜红的旗帜,旗帜上写着“洪湖赤卫队”。

  今年7月,面对洪湖超历史水位的严峻汛情,新时代的“韩英”“刘闯”们,再次扛起守护家园的责任。

  这是发生在洪湖岸边的抗洪故事。

  抗洪没让女人走开——“韩英”们再上战场

  “晒得见不得人哒,我以前可是村里的一枝花哩!”雷义言语爽朗。

  女人天生爱美,46岁的雷义也不例外。

  7月7日前,她是洪湖市滨湖办事处杨嘴村妇联主席,长发披肩,皮肤白皙。

  7月7日后,她多了一个身份:洪湖市滨湖办事处三八湖女子防汛抢险突击队队长。不到两周,她就像变了个人:一身迷彩服,脸上皮肤被严重晒伤,黑得跟村里的汉子一样,双手也粗糙不少。虽然少了些女性的柔美,但英姿飒爽。

  杨嘴村三八湖组常住村民70户,承包着三八湖渔场3000多亩鱼塘,不断上涨的水位威胁着村民的生计。

  “村里没有一分耕地,全靠这片鱼塘。”雷义说。

  7月6日,洪湖水开始漫堤。全村人一起上阵,男人抢筑子堤,女人挥锹装填砂袋。

  这一幕,深深触动了下派杨嘴村指挥抗洪抢险的洪湖市妇联主席廖丽君。在她的建议下,雷义把村里青壮年妇女组织起来,成立一支35人、平均年龄46岁的女子防汛抢险突击队。

  7月18日,洪湖市人武部将这支女子突击队纳入基干民兵序列,授旗“洪湖赤卫队女子民兵突击队”。

  “没有了拖拖拉拉、松松垮垮,没有了想干就干、不想干就站在一边看的现象,凝聚力大大增强,战斗力显著提升。”雷义说。

  女子民兵突击队一成立,就立下战功:7月10日8时许,队员巡堤时,发现一处鱼塘泛起浑水。

  “坏了,有管涌!”突击队员立即向村防汛指挥部报告。因发现及时,管涌险情得到控制。

  7月26日,在三八湖防汛备料堆场,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看到,一座占地面积约一个篮球场、高约10米的土山,已被装填沙袋挖去三分之二。

  不远处,2500米长的三八湖堤上,筑起一道高约60厘米的新子堤。

  “这些筑子堤的沙袋,都是女子民兵突击队装填搬运的。抗洪抢险,女将们个个像‘韩英’。”雷义自豪地说。

  洪水不退,他们不撤——“刘闯”们坚守大堤

  洪狮胜,则洪湖胜。

  今夏,在洪水的长时间浸泡下,洪湖大堤洪狮段发生脱坡、侧移现象,是洪湖防汛的险中之险。洪湖市机关党员干部、民兵共1000余人,每天24小时坚守。

  7月15日,29岁的戴家场镇关庙村村民邓志愿长途跋涉46个小时,从拉萨乘火车赶回家乡,加入村民兵抗洪抢险突击队。

  他为何要放下手中每年上百万元的生意,不远万里回家乡?

  “听大伯电话里说,今年水好大,我就回来了。没别的,就想为家乡抗洪抢险尽点责任。”邓志愿说。

  一张脸稚气未脱,一双手却起了老茧。18岁的蔡一帆是洪湖市乌林镇的一名大一学生,今年刚报名应征入伍。

  汛情发生后,他和另外9名同时报名应征入伍的高中毕业生、大学生,主动加入乌林镇人武部组织的民兵抗洪抢险应急分队,成为守堤大军中最年轻的一支力量。

  “虽然有点累,但我们决不当逃兵。洪水不退,我们不撤。”蔡一帆说,他们已在大堤上坚守20来天。

  “全家人都上了堤,4岁的孩子在家里饿得哇哇哭。”1996年的那场大洪水,汪芝英永远忘不了。当时,洪水漫堤,她家贷款6万多元买的蟹苗全跑光了。洪水退去,她站在空空如也的鱼池边,忍不住大哭。汛后,夫妻俩外出打工还贷,直到2006年才还清贷款。

  52岁的赵小娇亲历了三八湖的每一次汛情。干起活来,一点不输年轻人。她说:“守不住家园,对不起后人。”

  7月7日开始,洪湖市螺山镇界牌村民兵抢险突击队队长章邦满带着12名队员,先后转战新滩镇沙套湖、洪狮大堤抗洪抢险,至今没回过家。

  采访中,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洪湖水浪打浪》的铃声。“我一直用这首歌作为手机铃声,激励自己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勇往直前。”章邦满说。

  “洪湖市洪湖赤卫队民兵组织有近4万人,无论是抗疫,还是抗洪,他们都冲在一线、守在一线。他们就是新时代的‘韩英’‘刘闯’。”洪湖市人武部政委郭伟威说。

  55岁的陈平是洪湖市滨湖办事处扶贫办副主任,28岁的儿子陈亚星是乌林镇政府的武装干事。

  一个是经验丰富的“老防汛”,一个是首次上堤的“防汛新兵”。7月11日,父子俩在洪狮大堤上相遇了。

  什么是管涌?怎样发现管涌?什么是散浸?出现散浸如何处置?大堤上,陈平给儿子现场培训。

  “你的人生道路很长,干什么都要干好,不要怕脏,不要怕累,不要怕苦。”有着34年党龄的陈平,见缝插针叮嘱还是入党积极分子的儿子。

  “以前,听父亲讲大道理,自己总有点不耐烦。这段时间,父亲的一言一行对我触动很大。他也是快退休的人了,还有高血压、慢性肾炎,兜里每天揣着药,但他在大堤上常常守到凌晨三四点。”看到父亲黑瘦的面容,陈亚星眼眶红了。

  “父亲是我的榜样。”陈亚星说。

  “我们这一代人是听着洪湖赤卫队的故事长大的。歌剧中,以洪湖儿女为原型的‘韩英’‘刘闯’等英雄用鲜血和生命换来家园。今天,我们一定要守护好。”陈平说。

  战胜每一个困难——洪湖精神代代传

  每个清晨,一曲《洪湖水浪打浪》都会在洪湖市区的上空响起。

  这片红色土地,曾是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中心,涌现出了贺氏巾帼三姐妹贺英、贺戊妹、贺满姑,“洪湖红三香”李甫香、叶兰香、潘菊香,以及“红五子”刘绍南、彭国材、贺闯、李德珍、涂位云等英雄儿女。

  洪湖赤卫队的故事从这里发轫,洪湖精神在这里生生不息。

  “今天的抗洪精神与洪湖赤卫队精神一脉相承。”7月25日,正在长江大堤上值守的洪湖市档案馆副馆长廖雪琴说。

  “艰苦奋斗、百折不挠、勇往直前,战胜每一个困难。”这是新西兰国际友人路易·艾黎总结的洪湖精神。

  这精神,激励着赤卫队建设家园——

  三八湖渔场的历史,也是一部渔场女性的奋斗史。

  上世纪50年代末,男人们外出谋生。年仅20岁的杨嘴乡七大队女支部书记肖创香,带领5个大队800余女性村民自力更生。她们肩挑背扛,划舟运土,历时两年,终于在洪湖上筑起一条7.5公里长的堤坝,建成一个4000余亩的渔场,三八湖因之得名。60多年来,三八湖渔场成为环湖而居的村民赖以生存的家园。

  这精神,激励着赤卫队保卫家园——

  7月5日,53岁的夏美兰火速从武汉赶回三八湖,成为突击队一员。她说:“水都淹到家门口了,不回来咋行?”

  同时从外地赶回来的,还有42岁的队员谢冀芳。她说:“村里人不足,你不回来、我不回来,谁来守护我们的家?”

  55岁的汪芝英是女子民兵突击队中年龄最大的。7月10日汛情最紧急的那一天,她和队员们冒雨连续挖土装填作业10多个小时,全身湿透,手掌还起了2个大水泡。

  “全家人都上了堤,4岁的孩子在家里饿得哇哇哭。”1996年的那场大洪水,汪芝英永远忘不了。当时,洪水漫堤,她家贷款6万多元买的蟹苗全跑光了。洪水退去,她站在空空如也的鱼池边,忍不住大哭。汛后,夫妻俩外出打工还贷,直到2006年才还清贷款。

  52岁的赵小娇亲历了三八湖的每一次汛情。干起活来,一点不输年轻人,她说:“守不住家园,对不起后人。”

  7月7日开始,洪湖市螺山镇界牌村民兵抢险突击队队长章邦满带着12名队员,先后转战新滩镇沙套湖、洪狮大堤抗洪抢险,至今没回过家。

  采访中,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洪湖水浪打浪》的铃声。“我一直用这首歌作为手机铃声,激励自己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勇往直前。”章邦满说。

  “洪湖市洪湖赤卫队民兵组织有近4万人,无论是抗疫,还是抗洪,他们都冲在一线、守在一线。他们就是新时代的‘韩英’‘刘闯’。”洪湖市人武部政委郭伟威说。

 


0
编辑: 刘荣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