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线追踪:漏缴一年医保费 到底去了哪儿?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荆州新闻网 时间:2019-01-30 09:43

  点击图片观看新闻

  荆州新闻网消息:随着国家医保范围不断扩大,大部分家庭都买了医保。可公安县夹竹园镇陈祠桥村的田大妈在给家里人办理医保的时候遇到了一件怪事,让她是疑虑重重,到底是件什么事呢?

  田大妈家中一共五口人,除了大人,还有两个孙子。2018年10月份,她到银行去续交2019年的医疗保险费时,却被银行工作人员告知两个孙子缴不了。

  诉求人田大妈:“那个工作人员就说你只能买的好3个人的,你的两个孙子的是买不进去,我就说我为什么买不进去呢?我说我去年都交了呀,17年的时候交18年的,我交了呀。她说你交的时候,他给你开单子没有,我说开了,她说开了,你赶快去找他呀。”

  按照工作人员的说法,田大妈的两个孙子是因为没有购买2018年的医保,所以买了不2019年的医保。可她记得自己当时明明买了的。

  诉求人田大妈:“我们17年交18年的医疗费,5个人是交了1050元,一个人是210元。”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接着田大妈又到了村卫生室。

  诉求人田大妈:“我到村卫生室,卫生室也说我的两个孙子买不进去。然后我又到镇政府那里,不知道怎么搞了一下,搞了一下才买得进去。”

  虽然两个孙子2019年的医保买好了,可田大妈心里还是有个疑惑。因为2017年的农村合作医疗费用是由村里专人征收后集中上缴,记者来到了公安县夹竹园镇城乡居民医保中心。工作人员在电脑上查询了田大妈一家5口人的参保信息,上面只有两个孙子2019年购买的合作医疗记录。那2018年的缴费记录为什么没有呢?田大妈说,她当时就去找了村党支部委员刘胡杨。

  诉求人田大妈:“我就去找那个叫刘胡杨,他就把单子拿进去,说在电脑里面去查一下,他去查的时候就查了很久,然后他出来就说,他的电脑里面查不到,好像系统出了问题,我说那怎么办呢?退不退的了呢?他说退不了了。”

  自己明明缴了费,不仅信息查不到,退也退不了,这让田大妈很气愤。为了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田大妈拿出了2017年交完费后,村里给她开的收据,记者看到,收据上收款人写的是袁支华。她告诉记者,这个收款人是他们的组长,她说钱是先由袁组长上门收取的。记者随后也联系了袁组长。

  公安县夹竹园镇陈祠桥村17组原组长袁支华:“钱是我收的,收了我就给刘胡杨了。”

  袁支华告诉记者,他把收到的钱全部给了刘胡杨之后,就辞职了。随后记者找到了村党支部委员刘胡杨。

  公安县夹竹园镇陈祠桥村党支部委员刘胡杨:“袁队长是把这个钱给我了,我是收了5个人,但是我具体不知道收的是哪5个人,因为我手上只有3个人的信息,所以2个人的信息我没有。”

  刘胡杨说当时他把这个问题反馈给了袁支华。

  公安县夹竹园镇陈祠桥村党支部委员刘胡杨:“跟袁队长讲了的,我说这两个人有问题,要么就退要么就是拿资料来买,跟他讲好了的。”

  记者:“那为什么时间相隔这么久还不退呢?”

  公安县夹竹园镇陈祠桥村党支部委员刘胡杨:“他一直没回来,我不可能把钱退给农户,我要退给队长,队长再退给他。”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公安县夹竹园镇陈祠桥村副书记。

  公安县夹竹园镇陈祠桥村副书记朱云章:“本人与原17组组长袁支华同志电话沟通,文云生新农合交了5个人给了刘胡杨,但2个人没录上,这应该是刘胡杨同志的失误,对于此事我们村两委将认真处理。目前刘胡杨同志将420元退给了文云生的妻子。我们村两委将会对这事做一个全方面了解,争取不让此事再次发生。”

  经过朱云章的协调,田大妈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因,也要回了没缴成的合作医疗费。从2018年开始,农村合作医疗已经并入镇乡居民医保,以后缴费都靠自己,基本可以避免这种漏缴的情况。

  公安县夹竹园镇城乡居民医保中心了工作人员张宏:“想要交合作医疗保险的,下载农业银行手机app,或到农商行代收。”

  万幸的是,在漏交的这一个参保周期,田大妈的孙子们很健康,没有涉及到医疗费报销的问题,现在,钱也退了回来。但是我们想说,村干部是村民的贴心人,在涉及到村民切身利益的事情上,更应该认真负责。


0
编辑: 任前臻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